听敬老院老王头讲民间那些不为人知的制人之术—山阴十八祭

字数:6694访问原帖 评论数:225条评论 TXT下载

发表时间:2022-03-14 06:34:10 更新时间:2022-05-14 20:50:02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3 22:34:10
在一般民间的传说和民众的记忆中,咒法之说是一种惩罚坏人及仇人,甚至可以致人于死地的一种符法。
无论是风水压镇、还是符咒化解、八字巫术,法用于正,可以救人一世,法用于邪,可以害人一世。
先生箴言:“良心不可欺,举意神先知,善恶终有报,只争早与迟。”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4 08:44:23
我叫陈火良,秦人,生活在十八线小县城。年幼时母亲因一场大病离世,我和我爹在一起生活。
我们陈家祖上一直和药材打交道,打我记事那会儿起,我爹就在县城的药材公司门口承包了两间房子,我们那边人习惯叫门脸,开了家做药材买卖的铺子,生活还算凑合。
我家铺子后门是个宽窄巷,人称皮儿巷。
这皮儿巷是县城公认的烟柳之地,也不怕各位笑话,我家铺子也正是仰仗了“区位优势”,这几年光景好了许多。
我们这地处大山,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山里药材繁多,老乡们只要干完农活就进山挖药,等攒够一定数量来城里换钱。
县里收药的不止我们一家,可唯独我们家生意好,这就是我说的全靠仰仗了皮儿巷。
乡里汉子隔三差五来我们这卖药材,其目的为的是去一趟皮儿巷,这也算是最早的经济联动。
在这皮儿巷有两种人最为出名,一种是失足女,还有一种要属皮儿巷九爷。
九爷是个郎中,在皮儿巷开了一间诊所,取名问斋堂,四十来岁,个子不高,早年也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被打瘸一条腿,一脸痦子,打老远看就不像好人,人送外号皮九。
你要问皮儿巷哪个妹子最漂亮,可能没人能回答得上,但你要问,皮儿巷哪位爷最拽,肯定是九爷。
为什么?
九爷一手专治妇科疑难杂症的绝活响彻整个皮儿巷。
里里外外的失足女和老妈子见了九爷,哪个不得客客气气问候一句,“九爷,您讲究。”
不过,可千万别把皮九当什么正经人,正经人谁会把诊所开在皮儿巷。
九爷的事在这皮儿巷已经是不公开的秘密,每一个新来皮儿巷的失足女,老妈子都要让九爷先品鉴,否则,九爷要是生气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4 19:11:33
就有人问了,那皮九凭啥就这牛?
哎,您别急,且听我说。
听皮儿巷的老妈子说,她们定期都会去皮九那里买一种药,晚上上班前,只要涂抹在秘密处,就不怕染病。
不仅如此,令人咋舌的是,前来寻花问柳的男人一旦和用过药的女人在一起过夜,那往后就像着了魔一样,三天不来一趟,浑身不得劲。
你说也奇了,皮儿巷也正因为有九爷坐镇,这生意是没得说,那是活生生的财神爷。时间久了就传出一句顺口溜,“皮九皮九,一米四九,抽烟喝酒,不怕得柳。”
别看皮九在这帮失足女面前横着走,可一到我爹跟前,完全换了个人。
皮九隔三差五会来找我爹买药材,别看他大把大把给我家柜台砸钞票,我爹却对皮九这样的人反感至极,收了皮九的钱,还什么话难听我爹就骂什么。“皮九,你个球日的,又来了。”
我一直想不明白,无论我爹怎么骂皮九,他不发火不说,还要一脸赔笑,把一个贱字表演的淋漓尽致。
我曾经问过皮九,我爹像骂孙子一样骂皮九,他咋就恬不知耻还往我家铺子跑。
皮九嘿嘿一笑,“可别瞎说,七爷骂我,那是看得起我,你不懂。”
……
我记得那年桃花开了不久,我刚放学回来,皮九又来了。
“小少爷,回来啦。”皮九一脸堆笑。
“皮九,我爹上次骂你骂的那么难听,你咋又来?”
皮九笑眯眯说道,“小少爷,七爷骂我是应该的,这不我又要买几味药。”
我爹从后台拿了个烟枪出来,斜着眼看皮九,一脸不满。
皮九只要看见我爹,就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嘿嘿一笑,露出一排包了浆的黑牙,“七爷,你看我又来了。”
我爹肯定没好话,上来就是一通臭骂,“我说你个球日的,你是癞蛤蟆翻门槛,即伤屁股又伤脸,你非得让我把你祖宗十八代拉出来齐齐拿捏一遍你才肯罢休,你往常一个月来一次也就算了,这几天你数数来几次了?”
我爹实属骂的难听,连我耳朵都炸雷了,还别说别人。
可皮九只是嘻嘻哈哈地笑,并不说话。
就当此时,一股上脑的恶臭扑面而来,这味道就像屎糊衣服上。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4 19:15:34
老牛有一套五帝钱,有要的留言。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4 19:16:00
我直接凑到皮九跟前,“我滴妈呀,皮九,你干啥啦!你是不是掉粪坑里了。”
皮九略显尴尬,慢慢吞吞地说:“小少爷,您看您又说笑,我这么大人了怎么能掉粪坑里?”
我直接反驳,“那你就是拉裤裆里了。”
皮九挠挠额头没回答我,而是将一张药单放在柜台,“七爷,帮帮忙,最后一次。”
我又嗅了嗅,哎呦,这味儿绝了,急忙捂住鼻子大喊:“爹,皮九绝对拉裤裆里了,这玩意屎臭屎臭。”
我爹边翻着柜上的单子边对皮九说,“我说皮九,你他娘的是不是惹上事了?”
父亲猛然抬头,面色板正,双目射出一道光,皮九还没来得及反应,便与我爹四目相对。
可能是没做好准备,一个激灵,眼神急忙闪躲,“哎,没,没没,哪有的事,咋可能。”
我爹没有追问,拿起皮九给的药单,忽然冷笑一声道:“哼哼,皮九,看来你球日的这次惹的麻烦不小,这次要的药材我给你,不过你以后不要再来了,我嫌晦气。”
皮九没说什么,准备给我爹发卷烟,“收着自己抽,我不抽那玩意,还是这个得劲。”说着举起一杆老烟枪。
转头对我吆喝了一腔,“嘿!火良,别楞着,拿着单子给皮九装药。”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4 19:16:26
@未来已来2020 2022-03-14 09:43:16
点赞 留个记号
-----------------------------
多提提意见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4 19:16:52
@zohar871 2022-03-14 09:56:48
不要去碰这些法术的东西,当人有能力做有些事情的时候, 人的自私没有几个人会在有权柄的情况下选择做正直的事情, 而且很难说这个东西可以救人一世,而大部分人需要的可能不是为了一世,否则死亡要比这些都容易,人需要的是永恒跟希望,这个希望就是永恒的,而不是为了明天能吃饱, 或者下辈子能富贵
-----------------------------
你说的没错,可是这个世界所有存在的东西都有它独特的意义,你说呢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4 20:05:04
皮九要的药材尽是些蜈蚣、蚂蚱、蚂蟥、蛇皮等,我心里还嘀咕,他要这些药材干嘛。
打那天之后,很久皮九都没来,直到一天晚上,皮九艰难地拖着身子扑进我家铺子。
他像被厉鬼吸了血,被妖精抽了魂。
吧嗒!
一堆百十来斤的肉像被抽了骨架,直接瘫砸在我家门框上,门框嘎吱嘎吱吱响了半天。
我爹被这声音惹怒,嘴里零碎着扭头一看,皮九脸色发黑,头发脱落大半,头皮暴露出来,恶心的是头皮上尽是密密麻麻针孔。
第二章 诡异之死
“七爷。”皮九叫的很吃力。
我爹一见皮九这副模样,并没有半点同情,“干啥干啥干啥,你瞅着点行不行,死人病犯了是不是,门框都让你靠歪了。”
说着上前看了看门框,指着皮九鼻子又是一顿臭骂,“你耳朵塞驴毛了,还是你是吃后院(厕所)里的东西长大的,给你说了别来了别来了,你还跑来做甚?啊?”
这次俯着门框并未跨进,看得出他很急,直接开门见山,“七爷,能不能再给我点药。”说完,从兜里又掏出一张单子。
我爹理都没理说:“火良,关门打烊。”说着,转身离开,晾皮九一人在门口。
皮九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没说出来。
我从楼上刚往下走了几步,乖乖!
一股巨臭扑面而来,捂着鼻子都不管用,给我熏的晚饭差点都吐出来。
“爹,啥玩意咋这臭,粪池炸了吗?”
我爹上来给我一巴掌,“嚷嚷啥,让你关门打烊,你嚷嚷啥。”
我一脸委屈,哦了一声,也不知我爹抽哪门子疯,这么臭,他咋忍得住。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4 20:30:46
@yexq3839 2022-03-14 20:08:45
是故事,还是真事????
-----------------------------
制人之术是流传下来的,真不真咱也没实验过,不知道灵不灵。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4 20:32:41
写书真的很枯燥,有玩端游的朋友介绍我一款,空暇时间一起玩,交朋友!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4 20:32:55
皮九要的药材尽是些蜈蚣、蚂蚱、蚂蟥、蛇皮等,我心里还嘀咕,他要这些药材干嘛。
打那天之后,很久皮九都没来,直到一天晚上,皮九艰难地拖着身子扑进我家铺子。
他像被厉鬼吸了血,被妖精抽了魂。
吧嗒!
一堆百十来斤的肉像被抽了骨架,直接瘫砸在我家门框上,门框嘎吱嘎吱吱响了半天。
我爹被这声音惹怒,嘴里零碎着扭头一看,皮九脸色发黑,头发脱落大半,头皮暴露出来,恶心的是头皮上尽是密密麻麻针孔。
第二章 诡异之死
“七爷。”皮九叫的很吃力。
我爹一见皮九这副模样,并没有半点同情,“干啥干啥干啥,你瞅着点行不行,死人病犯了是不是,门框都让你靠歪了。”
说着上前看了看门框,指着皮九鼻子又是一顿臭骂,“你耳朵塞驴毛了,还是你是吃后院(厕所)里的东西长大的,给你说了别来了别来了,你还跑来做甚?啊?”
这次俯着门框并未跨进,看得出他很急,直接开门见山,“七爷,能不能再给我点药。”说完,从兜里又掏出一张单子。
我爹理都没理说:“火良,关门打烊。”说着,转身离开,晾皮九一人在门口。
皮九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没说出来。
我从楼上刚往下走了几步,乖乖!
一股巨臭扑面而来,捂着鼻子都不管用,给我熏的晚饭差点都吐出来。
“爹,啥玩意咋这臭,粪池炸了吗?”
我爹上来给我一巴掌,“嚷嚷啥,让你关门打烊,你嚷嚷啥。”
我一脸委屈,哦了一声,也不知我爹抽哪门子疯,这么臭,他咋忍得住。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4 21:05:48
强忍着走到皮九跟前,这臭味就是从皮九身上发出来的。
“我说皮九,你到底干啥了,你臭成这样你不知道?你闻不来?”
皮九看着我,表情很奇怪,“小少爷,臭到你了,不好意思。”
我爹回头看了一眼,我还和皮九交谈,立即呵斥道:“火良,还不关门等什么?你要皮痒痒你就说。”
我被吓的浑身一个哆嗦,赶紧对皮九说道,“皮九,你还是先回去洗洗味儿吧,你瞅我爹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得了,跟吃了炸药似的,我可不想挨揍。”
皮九突然一把卡住门板,眼睛死死盯着我,“小少爷,我皮九一辈子没求过几个人,今天求小少爷一次,如果明天我“问斋堂”的牌匾开裂掉地上,你就往上面撒一泡尿。切记,切记!”
我爹已经发火,一把将旁边的板凳砸过来,摔的粉碎。
“你他娘的再不关门,今晚给我滚出去。”
幸好没砸准,否则以这个力道,不砸瘸我才怪。
迫于压力我赶紧关门,在门合起前的丝缝中看到皮九深邃的眼神,不禁有些同情。
也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突然就变成这样。
关门后回去问我爹,“爹,你今儿咋了吗?我都看出来皮九生病了,你就不能和人家好好说话。”
我爹朝着我脑袋就是一个旋风扇,“嘿,什么时候轮到儿子教训老子,你懂个球,滚一边儿剌去。”
……
出事了!
第二天鸡刚叫过三遍,皮儿巷警笛声轰鸣,失足女和老妈子顿时炸开了锅,不过公安根本没搭理她们。
皮九死了。
问斋堂的大门敞开,里面一具尸体倒挂在房梁上,脑袋下放了一个脸盆,里面还有未燃尽的药材。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4 21:06:01
尸体头皮已经成了蜂窝,里面往出渗着黄泥,老远就能闻到一股恶臭,脚趾和手指上分别都有个圆珠笔大的洞,里面填满了药材细粉末。
我和我爹去看的时候,尸体已经被装了殓尸袋抬上车。
我爹轻轻叹了口气:“皮九啊皮九,不是不帮你,我们陈家历经五代人的煎熬,才从泥潭中拔了出来,我不能因为你又卷入进去。”
公安很快处理完把人群驱散,就当我和我爹要回去时,吧嗒!一声惊响。
“问斋堂”的牌匾从中间裂开,掉在地上,吓了大家一跳。
我瞬间被惊呆,皮九昨晚的话在我耳边不断回响。
见我站在原地发呆,我爹照准后脑勺一个旋风掌,“兔崽子,你想啥想这么认真,脸色都变了?”
“皮九怎么好端端的就死了。”我呆呆地回答。
我爹能看出来,皮九虽说和我无亲无故,可昨晚还好好的,睡了一觉就死了,难免会冲击我幼小心灵。
“行了,别胡思乱想,回家吧。”拉着我的小手回去。
吃过早饭,自己背着书包去上学,这一整天我脑袋里全是皮九的话,不知道为啥,总是感觉哪哪都不对劲,哪哪都不舒服,好像把啥给丢了。
中午午饭都没吃,一个人静悄悄坐在教室里一言不发,我同桌赵舒野一向和我不和,在桌子中间画了一道分界线,我只要一超线她就拿胳膊砸我。
今天见我像变了个人似的,总是一个人发呆,她竟然好心的把分界线给擦了,还告诉我,今天允许我超线,但只限今天,明天开始如果超线还要砸我。
我完全没有心思听她说这些。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最后一个出了教室门,头晕晕乎乎,凭着感觉蒙头直走,竟然直接走进皮儿巷。
皮儿巷不像南方的巷子蜿蜒绵长,而是浑厚古朴中带着粗犷方正,更主要的是它常常南北相接、东西交错,只要你是地理鬼,从这家的后门可以直接走到那家的院子。
等我从沉思中拔出时,已经到了“问斋堂”的门口。
地上开裂的牌匾碎片依然留在那里,并没有人动,看上面的脚印,就知道被人踩了很多遍。
要说也怪!
一阵阴风从身后吹过,走热的身体脊背一阵发凉,尿意瞬间滋生。
此刻,皮九的话不停在我耳朵边回想,我越不想它,它越不停的响。
环顾四周无人,直接一泡尿撒在“问斋堂”门前破碎的牌匾上。
滋啦!
一泡尿下去,就像水撒在烧红的烙铁上,牌匾竟升起一股白烟。虽说我那会儿只有小学5年级,已经有了基础的物理常识,这闹的哪出?
吓的我后退一步,没把握住尿了自己一裤子!
我晦气地拍打裤子上尿水,突然一只大手从身后袭来,将我一下子拎起。
“你个小畜生,你没地方尿了往这尿。”
说话的是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还没等我看清他的面容,啪啪两个嘴巴子袭来,我只感到嘴里甜兮兮的。
我以为我这泡尿犯了错,没敢吭声,没敢动,想着他无非就是收拾我一顿完了。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4 22:03:15
谁料想,男人又是一巴掌拍在我脖子上。
这一巴掌下去,脖子如同被针刺一样,又疼又痒,难受至极。
也是巧了,我爹正好从皮儿巷钻出来,边走还边整理衣服,抬头一看不远处有个大人在打小孩,哎!不对,那玩意不是我的种吗?
“你个球日的,你他妈的打谁呢。”顺手抄了根棍子,冲上来找那男人算账。
男人一看不妙,立马从巷子里钻进去逃得无影无踪了,我爹跑的气喘吁吁还是没找见。
第三章 脖子溃烂
看样子我爹也气的不轻,脸色铁青,耳朵发红,怒目暴睁。
一把将我拉过来,“你脑子是不是坏了,他打你你咋不知道喊人呢,就站着让他打你?你看清楚他是谁了么?”
我边抽泣边摇头,那两巴掌已经把我打蒙了,哪里还记得他长什么样。
“球日的,没人打了,打我儿子,别他妈让我逮住,逮住弄死他球日的。”
我爹见找不到人,只能拉着我往回走,可我的脖子却起了异样。
怎么脖子越来越来越难受,像有蚂蚁跑过来跑过去,我不停的伸手去挠,我爹也发觉我这个小动作,瞅了一眼,突然大惊失色,“火良,站住别动。”
轻轻用食指点了下我的脖子瞬间缩回,舌头舔着牙齿,炯炯有神的目光环顾四周,“王八蛋,你搞人搞到我陈家人头上。”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4 23:30:08
随即,朝我屁股踹了一脚,火急火燎地说:“火良,赶紧往家里跑,回家后无论再怎么渴,千万不要喝水,要是实在忍不住,就去舔菜刀,记住,不能喝水,等我回来。”
从来没有见过我爹如此慌张过,看这样子,我应该是摊上什么大事了。
我撒开脚丫子朝家跑去,我爹则向着另外一头飞跑。
刚到家,我就感觉脖子奇痒无比,不停地挠,脖子一大片肉已经被我撕下。
我照着镜子扭过头看了一眼,吓的直接楞在那儿。
脖子上满是一个个小水泡,就和小时候得的水痘一样,只不过,这水泡里流出的不是水,而是黄泥。
我脖子外面的皮已经被挠掉好几块,里面的蠕皮暴露在外面,加上密密麻麻的水泡,吓的我直接坐在地上,也忘记了痒。
可随之而来的便是嗓子发干,一个劲儿咽唾沫。
转身瞥见桌上一碗凉水,浑身又似乎有千万条虫子在呼唤,“喝水,喝水。”
我从来没有对水如此渴望。
可我爹刚才说了,说啥都不能喝水。
越强忍,骨子里的呼唤越强烈,再强忍,再强烈。
渴,无比的渴。
看看门口,希望我爹赶紧回来,可是门口空无一人,连脚步声都听不见。
忍不住了!
按我爹说的,我拿起案板上的菜刀,伸出舌头一口舔了上去。
舒服!
菜刀的冰凉,夹着一股特殊的甜味,全身上下舒坦了不少。
殊不知,脖子上水泡里的黄泥像春笋一样往外冒,而我还在享受着舔菜刀的舒适感不能自拔。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5 00:13:34
@牛麓连 2022-03-15 00:12:33
写的真好,顶一个
-----------------------------
白天全是腿,晚上全是鬼,哈哈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5 00:13:54
我爹终于回来了,手中端了一碗微黄的液体。二话没说,从我脖子倒了下去。
嘶……
一股清凉随之而来,就在那一瞬间,仿佛身上的万座大山被挪开,只是感觉这味儿咋这么难闻?一股子骚味。
站在床边的父亲这时才喘了口气。
片刻后,我困意袭来,上眼皮和下眼皮不停打架,靠着被子睡着了。
看着熟睡的我,我爹摸了摸我的脑袋,对着窗外狠狠骂道,“球日的,玩这个玩到我陈家人头上,行,咱们走着瞧。”
迷迷糊糊醒来,我爹告诉我,他已经帮我请了三天假,让我安心养病。
一想到昨天镜子里的一幕,不由得脊背发凉,赶忙下床照镜子。
但见小水泡全部变成黑色,密密麻麻地,用手摸摸硬邦邦的,用手一挤,刚好把黑色的泥一样的东西挤出来,只不过脖子上却留下一个小眼。
饭已经做好了,“火良,快快快,吃饭吃饭。”
看见父亲慈眉善目,心里暖洋洋的,“爹,我这是得了啥病?”
“这个,这个嘛,其实就是一种皮肤病,爹能给你治好,放心,你先吃饭。”
吃过饭,我爹让我别出去瞎跑,我乖乖的等父亲忙完。
我爹刷完锅后,洗了洗手走了过来。
“火良,把你上衣脱掉,把脑袋趴在爹腿上。”
不知道啥意思,只能照做,我趴了过去,脑袋垂下,把脖子正好露出来。
我爹在身旁放一张白布,开始挤我脖子上的黑泥,就有点像挤脸上的黑头一样。
用力一挤,嗖,冒出来一根黑色柱子状物,父亲把它放在白布上。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黑泥终于被挤完。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5 00:14:37
本作者有一套五帝钱,有需要的留言,想换点钱支持疫情。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5 00:53:43
脖子上留下密密麻麻的针眼,但是看起来干净许多,清爽许多。
我坐起来,我爹看着我的眼睛,“火良,你给爹说实话,你到底哪里惹到那个人了,为什么那人下这么狠毒的手。”
我实话实说,“我就是在那里撒了泡尿。”
我爹似笑非笑道:“实话实话,我不怪你。”
完了,没想到,我又中计。
我刚刚把皮九死前求我办的事一五一十地刚说完,我爹翻脸比翻书还快,啪!一个大嘴巴子打了过来,喘着粗气吼道:“兔崽子,你老子我说话不管用是不是,我说了多少遍,离皮九远点,离皮九远点,你可倒好,不听我的听皮九的。”
我委屈的大哭起来,拉着哭腔不服气的吼道,“皮九说他一辈子没求过人,就求我这一次,我咋了嘛?呜呜呜……”
我爹看我难过的样子,心中也不是滋味,虽说这件事不普通,可我又有什么错,说罢一把将我揽在怀中。
我委屈的更难受。
“火良,刚才爹打疼了没有。”
我只是哭,没吭声。
“走,你不是喜欢四驱车吗?爹今天给你买。”
“真的?”我立马停住哭声,眼睛放光一般看着我爹。
“嘿,你兔崽子,诚心讹我是不是?”我爹又举起了巴掌,正要躲,没想到他轻笑一声,又放下手,看着我的脸,展现出五味杂陈的表情,“走,买去。”
我爹关了铺子,专程带我去县里农贸市场的开心玩具店买了辆四驱车。
我念叨了这么久,念叨一次挨揍一次,总是那几句话,“买啥买?你读书不成气,玩耍第一名。”
这回突如其来给我买了四驱车,我整整高兴了一个月。
楼主:我是牛山云  时间:2022-03-15 07:33:11
啦啦啦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热门帖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