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关系论(三题)

字数:3800访问原帖 评论数:6条评论 TXT下载

发表时间:2022-05-14 23:56:57 更新时间:2022-05-18 16:56:10

楼主:老庄開墙  时间:2022-05-14 15:56:57
家庭关系论(三题)
文/老庄友华



(一)中西文化与家庭代沟

01
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其中最具特色、最有影响力的,当属东方式人情世故: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厚重的传统底蕴,却也挡不住现实中充满了家庭矛盾、代际冲突。小一辈多有抱怨:父母的手伸得也太长了,什么都想管,从儿女的职业、婚恋、生育以至育儿方式……老一代常感憋屈:儿女都成年成家了,还要依赖父母,老家伙出钱出力且不落好……
大量的家庭矛盾,应该还是来自两代人之间的观念冲突。在生活中,人们大都习惯随大流,跟着感觉走,不大愿意费心劳神,对于现代家庭的结构、家庭成员的关系,也就容易认知不够清晰、出现误区。按社会学者李银河的说法:“由于是习俗,人们常常只是照做如仪,并不知道其中原因,也并不深究。”
很多人崇尚传统文化,并不一定真了解:传统究竟意味着什么,精华与糟粕何在?俺家孩子他娘,以前老说自己“很传统”。让我笑怼过一遭:什么是传统,三妻四妾么?此后,好像再没听她提起这个话茬了。
不少人排斥西方观念,却也未必意识到:现有家庭形态及其观念,早已深受西方文化影响。现行法律规定、全民遵从的一夫一妻制,就是从西方移植来的婚姻模式。所谓现代化,与西化能够分得清么?
近代以来,在西方文化输入、中西文化碰撞与融合的大背景下,中国的家庭形态及其观念,已经进入前所未有之大变局。可想而知,在人类社会的发展史上,变化本是常态。我们今天深信不疑的一些东西,很可能不是什么天经地义、亘古不易的真理。

02
中国与西方具有不同的家庭模式。据社会学家费孝通总结:西方家庭是一种“接力模式”,上一代有责任抚育下一代,而下一代没有义务赡养上一代,一代接一代,都只是向下承担责任。中国家庭是一种“反哺模式”:每一代都是既要抚育下一代,又要赡养上一代。
接力模式属于“个人本位”。西方社会结构的基本单位是个人,西方人的自我概念是独立型自我。西方家庭老子的抚育责任,到儿子成年为止。儿子念大学,可以向社会机构、甚至父母借款,工作以后再还。同时,儿子也没有赡养老子的义务。每个家庭成员,都享有较多的独立平等、自主自由。
反哺模式属于“家庭本位”,中国社会结构的最小单位是家庭,中国人的自我概念是互依型自我——个人与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也属于自我的范畴。中国家庭是一种集体主义,家庭成员之间是紧密互依型关系,父母与子女的感情和关系,是不可分割、要持续终生的。
旧式家庭的弊端,在于缺少独立、平等的概念。父亲是家庭的至上权威,妻子儿女都只能服从。然而家长对于儿女,不是只有权力,也要承担近于无限的责任。与此相应,子女享受各种家庭福利,也要让渡很多个人自由。比如不存在恋爱、婚姻的自由,只能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种传统文化,似乎从源头就弄丢了以人为本、个人权利这些硬核,搞得“个人主义”至今仍属一种贬义。
中国与西方存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家庭模式,却也存在相同的原则,即权利与义务之间的对等关系——家庭成员享有的权利越多,承担的责任义务就越多,反之亦然。这种公平原则,应当符合自然法精神,也是传统所谓大于“王法”的“天理”。
有学者认为:东西方家庭关系的不同,实质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经济学家陈志武甚至呼吁:养儿防老不道德,应该从中国家庭关系中剥离出去。这类文化论道德说,我以为还有失片面。
在农耕社会,因为物质严重匮乏,社会服务及保障体系整体缺位,养儿防老模式乃是人们不得不然的选择,也该属于自然经济时代的一种文明家庭形态。东西方不同的家庭模式,应当主要不是文化或道德方面的问题,而是传统社会与现代社会、农耕文明与工业文明之间的差别。
楼主:老庄開墙  时间:2022-05-15 21:42:38
03
自清末开始,西风强势东渐。中国有识之士纷纷睁眼看世界,由此看出了传统文化窒息人性、扼杀自由的一面。
鲁迅于是发出“吃人”的呐喊。巴金以“激流三部曲”《家》《春》《秋》,描写了一个旧式大家庭,如何扼杀年轻人的青春、爱情和生活,以及青年一代的觉醒、抗争并与家庭决裂……
五四新文化运动高举反封建的大旗,以封建家庭为重要标靶,彻底批判旧伦理旧道德。大批知识青年热血沸腾,身体力行地争取民主自由、反对家长制、反对包办婚姻。
自1949年、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内的家庭模式与家庭成员的关系,都发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变化。四世同堂的大家庭消失了。妇女的家庭地位,青年人在婚恋、择业等方面的自由度,都与旧式家庭不可同日而语。
随着经济发展,社会服务和保障体系逐步建立,反哺式家庭也在式微。据相关调查:很多城市居民表示,将会选择社会养老,不再指望、也不需要养儿防老方式。可见未来家庭的主流形态,终将朝着接力模式的方向演变。
但是传统的力量,绝不可以低估。鲁迅当年作为新文化运动的主将,却怀有浓厚的旧式家庭情结,曾宣示兄弟永不分家。他从日本留学回到北平,还是坚持和两个弟弟同住。结果与周作人闹出了兄弟反目、老死不相往来的悲剧。
现在的社会主流,恐怕也很难在短期内接纳西方的一些观念。比如父母抚养子女到十八岁之类,我自己就不会接受。这不只是认知问题,还涉及情感、习惯和社会环境等因素。
传统的中式家庭,其实远非一无是处,两代人也能从中获益。作为子女,能够享受更多的亲情关爱、家庭福利。很多父母,如果自身条件许可,或者儿女有意愿有能力,也会偏好养儿防老的模式——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比起养老院里孤独终老,终究还是幸福得多。
变与不变本是相对的、相互交织的。发展与传承,进步与保守,同样都是人类社会的永恒主题。毋庸置疑,家庭观念的演变,不会服从个人的情感意愿,终将趋向于匹配家庭形态。也能肯定,中国家庭不管怎么改,传统特色都不可能完全消失;中国文化无论怎样变,在西方人眼里永远还是儒家文化圈。

04
从五四到文革,从没停止对传统文化的反思与批判,一些新观念早已进入寻常百姓家。但另一种真实是,破与批判有余,立与建设太少。传统的观念及习俗依然强大,还在广泛地影响大众生活。
在生活习俗中,大家争相人情练达,习惯于讲道德、不讲规则,道德标准主要用来要求别人、不是约束自己……结果是人际关系充满模糊感,家庭成员缺乏界限感。表现为宽于待己、严于律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国人的家庭观念,可能还处于转型过渡期,并没有形成清晰的认知、主流的共识。中西文化、新旧观念相互混杂,相互矛盾,说不清现在是传统儒家、是基都教、还是社会主义?大概只能说半中半西、不中不西,什么都不缺,也什么都不是。
现实的代际矛盾,应当主要源于东西方不同的文化伦理、自我概念、家庭观念之间的碰撞冲突。长辈与晚辈,各自都存在一些认知误区:
老一辈的突出问题,应该是对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缺乏界限感。
年长的父母,多以传统观念为主。为儿女在情感、钱财、精力等方面的付出,大都竭尽所能、不遗余力,从不拿自己当“外人”,儿女的事“当然”就是自己的事。以致于儿女成年了,仍习惯于从生活到工作处处插手。
很多老人浑然不觉,现在不比从前了,儿女并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成年人应该有独立的人格、自主的生活。且老一辈的很多认知,也许过时了,不一定正确。儿女因此而反感反抗,并不是没有道理。
下一代的主要问题,应该是对权力义务对等的原则,充满模糊感。
年轻的儿女,多是中西文化半掺。他们在紧密互依的家庭关系中,享有比西方孩子多得多的福利。且不说上大学、以至出国留学的费用。好多人成家前后,若没有父母的无私资助,何时才能买房?若不是父母甘做倒贴的“保姆”,小家庭的生活与经济,还能不能正常运转?
有些年轻人,好像不太理会权利义务对等的普适性,享受家庭福利、以至“啃老”,都能心安理得地“中国化”。等到声张自己的自主权利,却又理直气壮地“西方化”。对父母的“爱管闲事”,有时甚至不给少许的体谅、容忍……
不少年迈的父母,对儿女表现出的冷漠及厌烦,都公开表达过很深的失望与痛心。有一篇网上热传的文章甚至问道:《我们如此深爱我们的儿女,他们爱我们吗?》
楼主:老庄開墙  时间:2022-05-16 22:20:22
05
亲情关系血浓于水,是人与人之间最亲密的关系。但亲情关系,也还具有社会属性,不能免受各种社会思想、环境和风气的影响。
按玛列祖义论述,家庭起源于私有制,也将随着私有制一起消亡。所谓供产供妻,并不是某些势力凭空污蔑。洪色膏棉消灭家庭的社会实践,虽说太激进太抱力,终归是符合经典教义的革命行动。
马客思有一段名言:“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这种说法可能很极端,但是含有深邃的洞见:政治经济、道德观念等社会存在,对家庭关系影响巨大,不可能不渗透到家庭、影响到亲情。
亲情的爱与奉献,大量存在且令人神往。但种种利益关系,也真实存在于家庭中。兄弟姐妹之间,在家里谁更受尊重、更多话语权,通常无关长幼为序,而是取决于社会地位、身家财富、对家庭的贡献。古人所言当不虚:贫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相同的亲情关系,并不是天然就能受到同等看待。假如两种父亲,一个充满爱心、照顾家庭,另一个自私刻薄、酗酒打人,儿女能不能同样的敬重?再如两个儿子,一个善良自信、聪明踏实,另一个猥琐贪婪、作奸犯科,父母会不会同等的疼爱?而且历史上现实中,都真实存在许多父子之间、兄弟之间的反目成仇、痛下狠手……我曾对晚辈说过一句很难听的大实话:亲情并不代表一切!
传统文化既尊崇礼仪廉耻,又信服权谋势利。社会风气如果倒向后者,个人要独善其身,也只能保证自己不负于人。那么,我们对待亲情关系,除了尽可能付出关爱,是不是也该保留一分客观理性?
亲情总是充满温馨,理性常会透出凉意。然而,要是没有清醒的认知、良好的互动,亲情之间的脉脉温情,会不会也终将难以稳固、不可持续?
原作:2012-4-12 修定:2020-3-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