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葡萄

字数:1390访问原帖 评论数:17条评论 TXT下载

发表时间:2021-02-22 21:35:28 更新时间:2021-02-23 18:00:54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21-02-22 13:35:28
树葡萄还有一个更好听的名字,叫嘉宝果,只是以前写过水蒲桃,更愿意叫它树葡萄,有种亲切感,虽然葡萄与蒲桃只是同音。

从来没见过这种果树。那天,跑去石头记公园,是要看禾雀花的。禾雀花是有趣的花,样子极像小鸟,头、身、翼、尾俱全,也无不肖,大小如真麻雀。藤本,花多生主藤上,极茂盛,常满藤,串串垂下,如垂花长帘,当然也可以说是千鸟归巢。一串十来二十朵,状若飞鸟争相啄食。花期三四月间,有青白与紫红两色。我喜欢青白色,有青白玉的洁感,紫红色感觉稍逊,象沾染了红尘。

禾雀花不太常见,当初知道有禾雀花,满世界百度,看附近哪有。好不容易知道梯面碧云山庄里有,于是挑个晴日,不辞山长水远(其实只是三四十公里,就是不好找)。禾雀花在山谷深处,旁有小溪从岩石上滑下,流水潺潺。不知是太早,还是太迟,只有稀稀疏稀二三十串,惊诧其肖,却看得很不过瘾,山里多蚊,雨又催人。

后来知道石头记公园也有,这几年都要去看看。美中不足是石头记的禾雀花开茂盛,却以紫红为主,植在进出车库口各有一株,观赏不算很方便。这回却是来迟了,花过盛期,开始憔悴。无意中发现,以前一直没留意的大楼一角有一花廊,走近才知也是紫色禾雀花,垂花满棚,鲜且茂盛,漂亮极了。有株主藤,更从根部到棚顶,披满花串,如无数的飞鸟翔集,最为壮观。

坐棚下静静欣赏,看零星游人来来往往留影纪念。无意中瞟见棚外那三株植物,树上一个神奇的景象马上吸引了我的注意。三株植物都是同一品种,不知其名,灌木,多杆,如拳大,高约三米,枝丫短,冠不大。最神奇是,整棵树身上,从头到脚长满如葡萄大的果子,密密麻麻,骤眼一看,那怪模怪样,会让人产生密集型恐惧症。

我知道榴莲和菠萝蜜这两种水果就是长在树身上的,但它们大如西瓜,也不会如斯密集,更不是紧贴树身,让人骤看“恐怖”,甚至“恶心”。我第一个念头也确实不是树身长满果子,而是树身满满的疙瘩。不过恐怖,恶心,只是夸张的说法,是猛一见时的惊谔,怪模怪样确实很不常见,多看几眼就觉得极有趣。后来把图片给网友看,有个网友说忍不住想一个个把它们捏爆,可见这树给人怎样的视角“冲击”。

一颗颗,密麻麻,大小如葡萄,从头到脚,紧裹着树身,有青有黑,越看越有趣。那青色的,估计是生果,那黑色的,应是熟果。有趣的果,能吃吗,惊谔过后,这个念头就挥之不去。终于踮起脚,小心翼翼伸出手扳下一颗又大又黑的。翻来翻去看,黑得发亮,滑如打蜡,真像葡萄。没看出什么毛病,慢慢放嘴里,轻轻一咬,一股酸酸甜甜的滋味随果汁在口腔溅开。还好,没有担心的又苦又涩,或者别的让人难受的怪味道或不适口感。皮有点厚,内有核,果浆不算多,酸甜适中,滋味还真不错,我喜欢。后来才知道,果子变黑,未见就熟透,还得长一头半月才行。熟透后果皮很薄,肉多汁多,而且会更甜,滋味更佳。

见四下无人,就悄悄摘下一大捧,偷偷塞裤袋里。明知这样不对,可我很想带回去给女儿尝尝。女儿像我,也喜欢这些古古怪怪的东西。听了叙述,女儿果然惊喜万分,乐滋滋把果子洗净,你一颗,我一颗,兴致勃勃讨论,滋味也似乎因分享更胜三分。

“爸,找到了,找到了。这是嘉宝果,可贵了,网上说一颗两元噢”女儿搜索网络终于知道了是什么果。转身又兴冲冲找妻子报告:“爸摘回来的叫嘉宝果,可贵了,一颗两元!”仿佛不着重一颗值两元,就无法说明这果的珍稀。

笑而不语,却不明白,这一颗二元是怎来的。
2020-5-14

图网上找
禾雀花





嘉宝果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热门帖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