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诗(外二首)

字数:2570访问原帖 评论数:28条评论 TXT下载

发表时间:2021-04-19 00:15:33 更新时间:2021-04-29 15:02:05

楼主:唐不弃  时间:2021-04-18 16:15:33

从脚底传上来的松软、不踏实的感觉
好几回,都误以为踩在缥缈的云朵之上
那突袭而来的眩晕,使我听到绿色的骨头
铮铮作响。草地露出浅浅的齿印
和相互搀扶走出冬天泥泞的痕迹,也使我
渴望逃离。弥漫上来的草香,吻住我的嗅觉
鸟鸣封住我的听觉。一只鸟的乡愁
误把我当灌木一样喜爱。一些熟悉的脸孔
在黄昏渐弱的光线中破碎。我将难以抑制泪水
仿佛看到,秋冬之际,那匆匆撤退的身影
只留下了根
(2021.4.13)


最适合你的隐喻

午后的阴沉,最先从一朵乌云遮住日头开始。
蔓延至广场,手边的咖啡,和咖啡旁的
两个寂寞。我想说出的快乐,和那些
缓慢的旧时光,像此刻背负风雨的云,沉重得
难以提及。是的,如你想的那样,消逝的时光
并未走远,只是更深地钻进你的眼瞳,
在眼角的鱼纹堆积印迹。安静的时候,它们就会
振翅而出,在四周啁啾。是的,更多的旧时光
被你喂养,由于饥饿,它们不断地死去。就如我
赠给你的隐喻,一个个走丢。你熟悉的隐喻
了解盘旋和啁啾的危险,它们不再执着于飞行
不再执迷于生死相依的信仰。是的,就如苦涩
潜入你的体内,此刻新鲜的隐喻讶异地出现————
这是一杯没有什么不可化解的混沌。你端起它,
皱着眉说好甜。而我抬起头来,雨恰好阅读完行人
开始阅读我们。
(2021.4.16)


叶子鸟

大风刮来的时候,香樟树的每一片叶子
都昂起头,朝同一个方向,迎风飞翔。这
一群刚从深冬迁徙而来的鸟,兴奋地喊出
沙沙的声音,仿佛远方就在眼前。像极了你

曾有过的高光时刻。于一段艰苦跋涉后,
错误地认为,远方就在眼前。而在后来的渐渐
明白中,对于叶子和你,远方只是一方
存在于心底,永远无法抵达的信念。仍会有

一些老迈的叶子,从没有归程的迁徙中,
落到你的头上、肩上,滑向脚边。从容得
不带一丝悲壮。它们和你
像兄弟那样亲近,在一步步的相忘中。
(2021.4.18)

楼主:唐不弃  时间:2021-04-18 17:54:36
第一次审核不通过。
第二次被值班编辑藏匿。
第三次终于发帖成功。太难了!
楼主:唐不弃  时间:2021-04-22 17:44:58
时间之书

时间踩在秒针上,滴答滴答的脚步声,格外清晰。
它不会因为你的焦躁不安,而放缓脚步。
它像个入定老僧,以恒定的节律,盘弄着珠串。
时间的脚步,沿着看起来笔直,且很远的小道,朝
你生命的反方向,一步一步向前。可怕的是,小道
的起点,是不断坍塌中的悬崖,每向前踏一步,
起脚之处随之坍塌。就如你刚刚说完这些,你就
仿佛听见身后的隆隆坍塌声,令你毛骨悚然。
好吧,那就换个优雅的方式。你驾着你的生命大巴
与轰轰而来的时间列车迎面交汇。而你有限的
意识里,交汇是被设定成永恒的。你的车头
与时间的车尾,也被设定在一条横切线上。你看到
列车尾部正在消失,新的尾部随即产生,再消失。
你有限的视野,根本无法看清,列车的尾部消失的
到底是什么。这大概是造物者故意设置的逗你的
游戏,乏味、枯燥、单调。当你躺在床上,
准确地讲,是躺在时间某节点上。时间流水线上,
你作为时间的产品,被有节奏地输送至
下一个节点。你明知道,尚没有哪一种力量能拽停
时间机器。你只觉得,嘀嗒嘀嗒的机器声,像
明晃晃的刀,你眼睁睁看着你的生命,被一点一点
切短。像个末日中的将死之人,除了
慌张、无奈、悲哀、彻骨疼痛 ,你还能做些什么?
当你记录完这些,你的生命又被切下了一小截。
(2021.4.22)
楼主:唐不弃  时间:2021-04-23 11:51:26
养鹤问题

作为某种信仰,它在无数文人的笔尖上跳舞。
作为不死的鸟,它从魏晋或者更久远的朝代
飞到今天。我养的鹤,是一群病鹤———自从它们

的心缺了一块,像月亮那样的圆后,它们不再
习惯亮翅,不再热衷飞行。我曾设法给它们服下
半夏、秋桑,初春的清风,和料峭。但无济于事。

鹤不断地被我收养,它们不停地生病。我无力
改变这一现状。由于供血不足,缺氧,它们开始
死去。它们的死,不可逆转,是真正意义上的死:

不再有专属天空,不再附属人类。作为安葬它们
的墓地,我在诗里留出一块悲伤。直到几个月前
在盐城的盐碱滩上,一群白鹤在我头顶盘旋,鹤鸣

不绝于耳。在它们若即若离的眼神中,我艰难地
挖出深埋于体内的,那些白羽毛沾着血迹的句子。
(2021.4.23)
楼主:唐不弃  时间:2021-04-23 23:02:32
雨天

想找到一个出口,逃离雨天。
像雨滴,逃离含铅的云。
像异乡人,逃离滴水的乡愁

雨雕刻转瞬即逝花的玲珑,
也堆积起超过村庄的高度。
大地也不辽阔,把一些人影,堵在低暗处。

想在雨天离析出,洗净的人性。
但浑浊的水流总能找到
逆流而上的我们,把我们变得更加浑浊。
(2021.4..23)
楼主:唐不弃  时间:2021-04-24 09:43:52
桃花雨下

桃花生来就是为了离开我们,
我从未像现在这么确定。

在熟悉的草地上,斜出的桃枝,几乎
探到四月的边缘。没人知道,一朵桃花里
是否住着一个灵魂。晨曦中的桃花
常常分泌出情人的汁液。我的
桃色欲望,亟待一场桃花雨稀释。

太多的桃花纠缠我的视线。我无法看清内心
盛开的桃花。它沉默着。我操着不熟练的花语
与它交流。像人世的交易法则,
我用疼痛兑换它的色彩,
用隐忍和安静兑换它的香气。

一场雨后,花瓣陆续沿着飘忽的线路
抱着残香寂灭。我俯下身,拾起一截桃枝,
用写诗的笔,在上面画魂。
(2021.4.24)
楼主:唐不弃  时间:2021-04-26 19:12:46
一棵树

一棵树和我,都通向地心。
它抗拒重力的方式——————叶拍打着叶,
根须重叠着根须。

有时,我像一只鸟抗拒着,
举着五尺高的翅膀,穿过它。挥霍着一片
发情的啾鸣。

有时,我干脆像一条毛毛虫
被它囚禁。把痛苦弓起、扭曲,静静等候
随时而来的蜕变。

一个不为人知的时刻,风
祭起刀。落叶和枯枝,陡然成了它和我的
切肤与断腕之痛。
(2021.4.26)
楼主:唐不弃  时间:2021-04-27 09:46:52
玻璃门

它卡在你必经的通道上。它的存在
就是一道迷失在自己的假象—————
拎着门把手的,拎着让你信以为真的—————

它把自己从河里捞过来,让你相信
它仍然是一道直立的,坚硬的
水。尽管它确实给了你一些接近真实的感觉,
而它拒绝流动,是那么彻底,那么决绝。

你一眼看到底的明亮,或者它表面的一尘不染,
实际上都潜伏着易碎。它试着让你
无法找到它的影子。这会让你着迷。包括它
小心翼翼呵护的平静。

一些事物,被它藏在另一面。
它允许你看见,允许你感受,但它拒绝你的靠近。
如果你执意它的拒绝—————
势必要用到你受伤的代价,用到它碎的透明。
(2021.4.27)


一棵树

一棵树和我,都通向地心。
它抗拒重力的方式——————叶拍打着叶,
根须重叠着根须。

有时,我像一只鸟抗拒着,
举着五尺高的翅膀,穿过它。挥霍着一片
发情的啾鸣。

有时,我干脆像毛毛虫,情愿
被它囚禁。把身体弓起、扭曲,静静等候
随时而来的蜕变。

有时,风祭起不为人知
的刀锋。落叶与枯枝,陡然成了我的切肤
与断腕之痛。
(2021.4.26)
楼主:唐不弃  时间:2021-04-27 10:46:51
@鱼小躲 2021-04-27 08:10:30
来读,一棵树的立意很好,发散也跳出了固有,嗯嗯,挺好的
-----------------------------
谢谢来读。有时,一棵树就成了精神之树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热门帖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