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批提示,《邯郸梦》故事预示的贾宝玉的命运

字数:3541访问原帖 评论数:1条评论 TXT下载

发表时间:2021-05-02 02:04:07 更新时间:2021-05-04 19:10:12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21-05-01 18:04:07
脂批提示,《邯郸梦》故事预示的贾宝玉的命运
第十八回元妃省亲时,点了四出戏,脂批指出这四出戏每出各有暗示,其中  第三出《仙缘》;【庚辰双行夹批:《邯郸梦》中伏甄宝玉送玉。】,而且说这所点之戏剧伏四事,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
《红楼梦》里,甄宝玉明明是一个十分无关紧要的人物,前八十回里完全没有正面出场,怎么可能成为全书里面的大过节,大关键呢?我们先来看看《邯郸梦》里究竟说的是什么?
《邯郸梦》剧情:落魄才子卢生,醉心于功名富贵,时有不得志之慨。一日,与前来度他入仙的吕洞宾“巧遇”于邯郸县赵州桥西一小店。吕见他一心“待要一生得意”,逐赠其磁枕,度其入梦。梦中卢生,先是有个艳遇,娶得富家千金崔氏。崔氏又以重金助其贿试,使卢生夺得状元功名,除授翰林编修兼知制诰。但因此也得罪了权臣宇文融。宇侦得卢生任上谋私之破绽,捋卢生贬至陕州为知府,负责凿石开河。工程浩大,难度前所未有,谁知卢生竟能轻易化解,取得成功。皇上东巡亲见河道盛况,对卢生恩宠有加,宇文融又悔又妬。适逢吐蕃犯边,满朝文武,束手无策。宇文融趁机力荐卢生率兵靖边,欲置之于死地。卢生无奈挂印西征,用反间计轻取强敌,于天山勒石纪功,凯旋回朝。正当封妻荫子、春风得意之际,宇文融又罗织其“通敌”之罪,钦命立斩于云阳市。愁云惨雾,生死须臾之间,忽因崔氏死命鸣冤,权监通力说情,皇上恩赦,而免于一死,抛妻别子,远窜岭南鬼门关。不久,沉冤昭雪,卢生回朝,被尊为上相兼掌兵权,可谓位极人臣,恩宠无以复加。皇上为之建翠华楼,赐廿四女乐。暮年之卢生,沉溺于“采战”宴乐,身体严重透支,终至一病不起。大限到来,尚汲汲于身后国史之位置,子孙之封荫,叹一声“人生到此足矣”而溘然去逝……一场历经数十年的荣华梦醒来之时,店小二为他煮的黄梁饭尚未熟透。卢生大梦惊醒,又经吕洞宾点化,终于领悟了人生真谛,随仙翁到蓬莱山门顶替何仙姑扫落花去了。
如果《邯郸梦》里的甄宝玉送玉情节是红楼梦整部书的大过节,大关键,则说明《红楼梦》后续剧情发展将出现与《邯郸梦》里十分类似的故事。当然,我并不是说红楼梦会完全照搬《邯郸梦》剧情,只是想说明《红楼梦》后续剧情发展很可能会出现跟《邯郸梦》剧情有很多相似的文学元素。如男主角金榜题名,抱得美人归,建功立业,高官厚禄,黄粱一梦等等。
红楼梦里的人物,除了贾宝玉之外,还有另一个宝玉,就是甄宝玉。这个甄宝玉在八十回前从未直接出场,但是在程高续本里出场时,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是一个满嘴仕途经济的上进青年。但是红楼梦小说一开始就交代,这个甄宝玉不喜读书,顽劣异常,贾雨村在做林黛玉的老师前,曾经应甄家的邀请,做过这个甄宝玉的老师。正是因为教不了这个顽童,贾雨村才不得已离开甄府,这样的顽童没理由无缘无故会自己转性。
所以,程高本里八十回后出场的这个甄宝玉,很可能不是甄宝玉本人,当时贾宝玉被人陷害,仇都尉错杀甄宝玉,贾宝玉没有死,但是只能以甄宝玉的身份活着。必定是贾宝玉自己亲自经历被人陷害,侥幸不死痛定思痛之下,为蓄谋复仇,开始发奋图强,卯足了劲要想出人头地,所以才开始钻营上进,满嘴仕途经济认真读书。
接下来,贾宝玉可能会以甄宝玉的身份参加科举,考中状元,金榜题名后还做了大官。红楼梦第一回甄士隐在为好了歌做注的时候说过一句: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应该就是说的贾宝玉。八十回后,他曾经穿着破袄,贫穷如乞丐,后因为科举高中步入仕途,穿上长长的紫色蟒袍。
第十六回,在秦可卿葬礼上,贾宝玉路遇北静王:水溶见他语言清楚,谈吐有致,一面又向贾政笑道:“令郎真乃龙驹凤雏,非小王在世翁前唐突,将来‘雏凤清于老凤声’,未可量也。”贾政忙赔笑道:“犬子岂敢谬承金奖。赖蕃郡余祯,果如是言,亦荫生辈之幸矣。”水溶又道:“只是一件,令郎如是资质,想老太夫人,夫人辈自然钟爱极矣……”贾政忙躬身答应。//
请大家看这里北静王对贾宝玉的评价,不仅十分肯定了贾宝玉资质超群,甚至直接对贾政说了这么一句:“令郎真乃龙驹凤雏,非小王在世翁前唐突,将来‘雏凤清于老凤声’,未可量也。”,这实际上就是一个预言,预示贾宝玉日后的功名作为,都会远超贾政,前途不可限量。
贾宝玉这人其实非常聪明,百个不及他一个。之前他读书不行,主要是因为他太懒,不喜读书,这是没有生存压力的纨绔子弟的通病。一旦他遭遇被人陷害的逆境,有了发奋读书的动力,肯用功读起书来,则未必会很差。如,贾宝玉平时跟姐妹们一起写的诗就不错,尤其是那首《访妙玉乞红梅》就是少见的佳作。后来写的《芙蓉女儿诔》这样的文章,其文采与气势更是可以比肩古今名家之名篇。最后贾宝玉写《林四娘》那首诗,由他口述,是他的老爸贾政亲自帮他笔录的,说明贾宝玉才思十分敏捷,能够出口成章,简直比当年的曹子建写《七步诗》还牛逼。
红楼梦里多次体现贾宝玉读书写作的天份极高,不是无缘无故的,就是预示贾宝玉日后会中状元。而且红楼梦文本里至少有四处内容,暗示贾宝玉日后会金榜题名以致中上状元。
第九回,贾宝玉因为在宁国府中结识了秦钟,最厌恶读书的贾宝玉,做出一个重大决定——我要去上学!然后,他辞了贾政又去辞贾母,“忽想起未辞黛玉,又忙至黛玉房中来作辞。彼时黛玉在窗下对镜理妆,听宝玉说上学去,因笑道:“好!这一去,可是要‘蟾宫折桂’了!我不能送你了。”林黛玉说出的这句“蟾宫折桂”,似乎预示宝玉日后可能会金榜题名甚至是高中状元。
根据脂批的提示,我们知道《红楼梦》在影射宝黛命运的时候特别强调了《荆钗记》、《钗钏记》、《牡丹亭》、《邯郸梦》等戏曲的隐喻意义,这些戏曲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男主角最后都金榜题名甚至中上状元了,难道不是预示贾宝玉后来会中状元?
《红楼梦》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里,描写的两个作为引子的人物“甄士隐”与“贾雨村”,不仅仅是采用谐音方式向读者暗示和说明,该书所叙故事是“真事隐”、“假语存”,而且还以这两个人物的生平事迹,隐喻了主人公贾宝玉现实以及可能的人生。预示贾宝玉出家后,可能会如甄士隐般云游四海寻仙访道。假如贾宝玉按照其父亲的意愿步入仕途,他无疑又会是第二个贾雨村。
所以红楼梦设置贾雨村这个人物是对贾宝玉人生的有隐喻意义的。书中这样交代贾雨村的身世:这贾雨村原系胡州人氏,也是诗书仕宦之族,因他生于末世,父母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得他一身一口,在家乡无益,因进京求取功名,再整基业。自前岁来此,又淹蹇住了,暂寄庙中安身,每日卖字作文为生,故士隐常与他交接。
这段文字给读者以明显的暗示,贾雨村的出身、境况与命运,都与贾宝玉有很大的相似之处,总之是要让读者将他和贾宝玉联系到一起。贾雨村虽非书中的主要人物,但却是作者竭力描写的官场人物,他不仅将贾府与官场连接起来,同时也将贾宝玉与仕途联系了起来。贾雨村本来与贾府并不属于同一个家族,但作者却让他与贾宝玉都姓“贾”,通过他曾做过林黛玉的蒙师,而让他在黛玉父亲林如海的引荐下,与贾府攀上了关系,从此官运亨通,“由知府推升转了御史,不过几年,升了吏部侍郎,署兵部尚书。”由于他在官场里风生水起,游刃有余,可以说是一个通过科举取得功名的范例,因而便被贾政当成了座上客,期望他能成为宝玉效仿的榜样,成为宝玉人生路上的导师。
贾雨村与贾宝玉的交集,应该从第二回冷子兴向贾雨村“演说荣国府”时就已经开始了。当时冷子兴向他介绍了贾宝玉出生时的奇异,以及日后言行的种种怪诞之处,之后下结论说:“将来色鬼无疑了!”然而贾雨村对冷子兴的看法却不以为然,反而疾言厉色地说:“非也!可惜你们不知道这人来历。大约政老前辈也错以淫魔色鬼看待了。若非多读书识事,加以致知格物之功,悟道参玄之力,不能知也。”说明贾雨村居然是宝玉的知音,他认定宝玉是一个秉正邪两气而生的人,如果能教导有方发奋图强,将来成就一番非凡的事业也未可知。贾雨村这番话,似乎也是对贾宝玉日后将会有所作为,有不同凡响表现的谶语。
贾雨村的一生,经历了寒窗苦读、赶考中榜、做官革职、复出高升、获罪遇赦、削职为民的曲折过程,这是一个热衷于仕途的读书人完整而典型的人生经历。《红楼梦》从总体内容上来说,主要讲的是发生在贾府这个贵族大家庭里的故事,然而作者在这之外特意塑造贾雨村这样一个人物,想来不是随随便便、信笔涂抹的,而必定是有其独特的叙述功能和深刻寓意。比照贾雨村的人生经历与宝玉成长的经历,很容易找到“仕途”是这两个人物形象的交合点,贾雨村的主要事迹便是致力于仕途经济,而宝玉尽管十分厌恶这样的人生,但最终可能无法逃避地走上了同样的仕途经济之路。贾雨村如同一个活标本,为读书人通过科举进入官场、并在官场数次经受荣辱沉浮,作了最形象的注解。预示贾宝玉后来可能会如贾雨村一样走上仕途,活成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热门帖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