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大人,噢!不,师姐夫人,有何贵干?【古言】(转载)

字数:30122访问原帖 评论数:68条评论 TXT下载

发表时间:2018-06-11 04:03:18 更新时间:2020-11-10 09:12:45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0 20:03:18
她,出身高贵,是四大贵族之一朴氏宗主嫡女,即便她精通诗书也被世人视为废物,只因她毫无魔力。
那一夜,被人栽赃嫁祸,其父一怒之下,亲手将她杀死,岂知,竟重生了。
她带着恨和怨,回到了未满三个月的婴儿时期。
他,率性开朗,对人一视同仁,对感情从一而终。年少离家,少年方归,却已是物是人非。他一心所系的伊人,身在何方?
及笄典礼上,他遇到了那个人小鬼大,对他百般折磨的师姐,他毕恭毕敬道:“师姐大人。”
什么!?
魔鬼师姐竟是他多年未见,一直心心念念的未婚妻!?
师姐大人,噢!不,师姐夫人,有何贵干?



26C
第一卷 幼时篇 第一章 目睹
皎洁的明月悬挂高空,浩瀚夜空,星辰稀疏,星光在明月下显得格外黯淡。月光下,披着银装的大地,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白雪包裹着的城镇中,大街小巷都挂满了红灯笼,染红了街道旁堆着的雪。行人路过清干净雪的街道,步伐轻盈欢快,纷纷往城东的火神庙参拜祭祀。

富丽堂皇的朴府,宾客云集,府内的热闹程度,不比神庙的逊色。偌大的庭院,精心搭砌装饰的舞台上,舞姬们伴随着音乐翩然起舞。舞姬们个个姿容俏丽,婀娜多姿,舞技更是精湛不已,令人沉醉其中。宾客们看得津津入味,大多数人甚至没有注意到,宴会主人离席后再次归来入座。

落座在左下方偏远位置身穿浅紫色长裙一女子,她披散着乌发,发上只插着一支堇花簪,神情落寞,脸色颇有些憔悴。素颜朝天的她,装扮简单朴素,与眼前豪华家宴格格不入。

女子抬眸看向主位英气逼人的中年男人,身旁美女云集,他左拥右抱,脸上满是享受。这是他第二次离席后重新入座,此时的他,神情松懈,享受着宴会与美女。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1 11:39:02

她看着男人怀里的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心想:听闻府里新进来两位夫人,年龄还不满十八,看来两位新进府的姨娘,比我还要小上几岁,果真如传闻那般年轻娇美。

此时,男人怀中的两位美娇娘看向了她,对着她指指点点,脸上满是嘲笑。她苦笑了笑,若非他要求所有家眷都必须出席,她又岂会出来丢人现眼?若是长姐在,她们恭维她还来不及呢,又岂敢如此这般羞辱她?罢了,本就不与他的这些女人有什么交集,又何必在意。

她长叹了一声,往年,长姐都会回来陪她过小年夜,不过今年,长姐怀有身孕且即将临盆,不便归来。与其待在这个从未正眼看过自己的父亲身边,还不如早早离开。随即,她缓缓起身,悄然离席,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独自一人走在冷清的庭院小道上,抬头看着灰沉沉的夜空,隐约闪烁着几颗星芒,有些惆怅。这是她二十五年来,第一次,独自一人的小年夜。若娘亲还在世,她便不会如此孤单了吧?

娘亲……

女子来到祠堂,正欲推门,却听到祠堂里有些奇怪的声音。侧耳贴在门上,这一次,她清楚地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女人娇shen着:“啊~太用力了,讨厌~”

“是真的讨厌吗?啊?”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2 17:25:11
听到祠堂里还有男人的声音,女子的心不禁颤了一下,心中隐隐感到了不安。她直起身子,欲转身,却又听到了女人的声音:“讨厌,就会逗人家。”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女子愣了愣,咬了咬下唇,内心挣扎了一番后,咽了咽口水,决定一探究竟。

她闭起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透过门缝偷看着祠堂里的一幕,朴氏一族烈祖烈宗灵位前的烛火,映着一对男女赤裸着身体并交缠在一起的身影。男人捧着女子丰润的双峰,揉捏着,隐约地,还能听见女子娇喘地声音……

真的是她!女子猛然抽回视线,瞪大着瞳孔,惊愕至极,暗道:一向温婉的三姨娘怎么会做出如此苟且之事?!而且,那个男人……他们不是堂兄妹吗?

乱……伦!?

就在她不知所措之际,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个妇人的声音:“四小姐,您怎么在这儿?”

女子受了惊,立即侧过头看去,一个年过五旬的老妇人正以冷厉的眼光盯着她,她的心咯噔了一下,瞪大着双眼望着老妇人,暗叫不好:贾嬷嬷!

“我……”女子张了张嘴,突然发觉声音发不出,她的嘴型张大,似乎在大喊,可是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她顿了顿,深呼了一口气,又张大了嘴巴,好像是在大喊,但仍是一丁点儿声也没有。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2 18:12:39
怎么会这样?我怎么突然失声了?女子的脸色越来越沉重,正欲起身逃离此处,才发觉,身体竟动弹不得。

为什么?女子脸上写满了不解,清澈的黑瞳中,染上了恐惧之色。

“吱——”

听到背后门打开的声音,她欲转头,然而,她的头竟也动不了,整个人像被点了穴。

“嬷嬷,可还发现有其他人?”女人娇细的声音透着冰冷。

“没有。”贾嬷嬷回话。

“带她去朴景虎的书房,之后再去请朴景虎到书房。”女人吩咐道。

“是。”贾嬷嬷一手拎起女子,就像提东西一样,将她带走。

男人上前,站在女人身旁看着嬷嬷带走女子的身影,神色有些紧张,问:“被那丫头知道了,怎么办?”

“绝不能让她张扬出去,尤其是不能让朴景虎知晓,否则,我们都活不了。”女人异常冷静,冷声道。

“可……”男人顿了顿,“那丫头虽是个废物,但也是朴景虎的女儿,若是杀了她,被朴景虎查出来后,我们同样也活不了!”

女人冷冷一笑,眼神闪烁着阴毒的冷光:“若是让朴景虎亲手杀了她,那便与我们无关了。”

闻言,男人嘴角露出了一抹阴狠的笑容。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2 18:57:14
贾嬷嬷将女子丢在书房后,便离开。不一会儿,她的主子便进来了,奸夫紧随其后。女人走到女子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女子,冷笑了笑,道:“朴堇,别怪三姨娘,要怪就怪你运气不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

朴堇看着眼前还是那般温婉怜人的三姨娘,却倍感陌生,张了张嘴,像是在说什么,然而什么声音也没有。女人给了男人一个眼神,男人瞥了一眼朴堇,女人蹲了下来,对朴堇说:“好了,你可以说话了。”

“你……”听到自己的声音又恢复了,朴堇惊了一下,立即转头看向长得斯斯文文的男人:“苏威,你的能力竟然是能操控声音?”

苏威哼笑了笑,并没有否认。

“威哥哥可不止是能操控声音的有无。”女人补充道,嘴角勾起骄傲的笑意。

“哥哥?”朴堇嘲讽道,“苏娇女,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你还有脸?”

闻言,苏娇女怒,扬起手朝着朴堇的脸挥下,但,她的手还未碰到朴堇的脸蛋便停了下来。她阴阴一笑,道:“既然你那么喜欢说,等一会儿你父亲来了,你可得跟他好好说说。”

朴堇惊讶地看着苏娇女,她的脸上没有一点儿害怕之意,相反,而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她究竟想干什么?朴堇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咽了咽唾沫,暗道:杀人灭口吗?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2 19:29:52
第一卷 幼时篇 第二章 死亡
苏娇女缓缓起身走到苏威的身旁,示意了他,苏威会意,走到了文案桌前,将捧在怀中的东西放到了文案桌上。

朴堇盯着苏威将东西放在文案桌上,东西是用白娟包裹着的,他放下东西后将白娟摊开,朴堇惊愕地看着白娟上血红色的碎玉,隐隐约约看清了碎玉的轮廓,那是麒麟头部的一部分。

血玉麒麟,不仅血玉难求,浑然天成的麒麟形状更是举世无双,是难得一见的稀世珍宝。这是她父亲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寻来的宝物,是要进献给陛下的贡品。

血玉麒麟应该是被保管在宝库里的,为什么会在他们手里?

就在朴堇疑惑之际,背后突然传来雄厚冰冷的声音:“究竟为何事?”

闻声,朴堇心不禁颤了一下,紧接着心怦怦乱跳个不停,倏然,她觉得背后一阵阴冷,恐惧直击着她。

苏娇女立即跪下,埋着头,一脸委屈道:“还望宗主饶恕娇女叨扰之罪,但事情太突然,娇女不知如何处理,所以……”

朴堇瞥了一眼苏娇女,此时的她和往常并无两样,看起来娇娇弱弱,一脸无害的样子,她抽泣着,身体微微颤抖,好像在害怕着什么。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2 20:13:18
朴堇收起冷眸,嘴角扯了扯,满是不屑。她自嘲暗道:这才是真正的苏娇女,表面一套,背里一套,这些年来,我却被她的表面功夫所欺骗,简直是愚蠢之极。

朴堇抬眸看着侧身站在文案桌前的男人,体格高大魁梧,蓄着大碴胡子,刚毅的脸庞,眼神犀利,神情冷漠,气场强大,号称伏逻界战神,而他也是她的父亲——朴景虎。

这是朴堇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正视他,她鼓起勇气,张了张口,声音却发不出,她这才想起,她的声音被苏威所控。

朴景虎注意到了文案桌上的碎血玉麒麟,眼神愈加深邃而冰冷,道:“谁干的。”他在问,语气里却听不到一丝问的意思。

苏娇女瞥了一眼朴堇,回话:“是……四小姐。”

朴景虎居高临下地藐视着朴堇,朴堇垂眸不敢对视,而且身体仍被束缚着,使她无法逃避,来自上方的那道冷冰冰的目光让她有种身处在极寒之地。

就在她思绪未平之际,突然,她被一股力量给打了出去,她重重地摔倒墙上,随即掉落在地。她只觉得体内翻江倒海,五脏六腑似乎被什么碾压过,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心脏都停止跳动。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2 20:46:41
片刻后,回过神来的朴堇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脸上写满了惊恐,与其同时,她看到了散落在她四周的白色细线。

细线?这就是她的能力?朴堇余光瞥了瞥苏娇女。

苏娇女连忙解释:“贱妾担心四小姐逃走,才出此下策,还请宗主宽恕。”

“啪——”文案碎成了两段,文案上的东西散落一地。就在朴堇、苏娇女、苏威还未反映过来的时候,朴堇整个人浮了起来,像是被什么给吸住,朝着朴景虎飞去。

朴景虎单手掐着朴堇的脖子,并且整个人提了起来,朴堇呼吸倍感困难,小脸都给憋红了。她挣扎着,然而,在朴景虎的面前,她简直弱如蝼蚁。

“是你。”又是似问非问的冰冷口吻。

“……是。”察觉自己的“不”字被消音后,朴堇冷冷地撇了一眼苏威,“是我,你要杀了我吗?”

语落后,最惊讶的人莫过于朴堇自己。她眉头紧蹙着,心里充满了疑惑:我明明说的是“不是我,是苏娇女和苏威,”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朴堇脑海间忽然闪过苏娇女的一句话,她惊愕不已:难道,他真的不止是可以操纵声音的有无,还可以操纵声音的内容?!真不愧是卑鄙小人,这个属性和他真是匹配。怪不得他们敢闹到这里,原来如此。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3 13:30:24
朴堇只觉得意识渐渐模糊,挣扎的双手也软了下来,她半睁着眼睛看着朴景虎,他的眼中的怒火一点儿也没有消减。

亲生女儿比不过一件死物,我这二十五年可算是白活了。朴堇只觉得越来越冷,脑海回闪着这二十五年的点点滴滴,她才恍悟,除了长姐,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苏娇女见朴堇奄奄一息,而朴景虎迟迟不下杀手,连忙跪着走到朴景虎的面前,求情道:“四小姐只是不小心,还望宗主饶了四小姐一命,毕竟,那不过是一件玉器罢了。”

朴堇压根没有一丝感动,她很清楚,苏娇女并不是在为她求情,而是推了她一把,让她死得痛快一些。她也理解苏娇女为何那么迫切送她上路,毕竟,她那个不可一世有自以为是的父亲,谁也捉摸不透,没人敢断定在她死之前他会不会念在长姐的面子上手下留情。

“玉器?这个废物岂能比?!”话音未落,朴堇便被抛了出去,朴景虎手指在空中划了一下,朴堇的脖子便出现了一道血痕。

“咚!”朴堇的身体重重地砸在地上,一动不动,她半睁着眼睛,眼前的朴景虎、苏娇女、苏威的模样越来越模糊。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4 11:53:45

如有来世,我定要你们不得好死……
第一卷 幼时篇 第三章 重生
阳春三月,阳光明媚,清风阵阵,连绵的山丘,平坦的田野,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娘亲,这里好漂亮呀!”小女孩兴奋地回过头对马车内正在闭目养神的女人说,闻声,女人缓缓走睁开双眼,一双清澈如泉水的黑眸闪烁着温柔,她勾了勾唇角,嫣然一笑,笑容醉人。

小女孩歪了歪头,问:“娘亲,为什么不带妹妹一起去庙里祈福呢?”

“妹妹呀,还小,不方便出门,等妹妹长大了,娘亲再带你们出来,好不好?”女人含笑着,说话的声音很是温柔。

“好~”小女孩很是高兴。

一刻钟后,马车走至朴府门前,缓缓停下。

小女孩迫不及待,率先下了车,女人不急不慢,紧随其后。下车后的小女孩并没有乱跑,而是在原地等候着母亲,女人下车后,牵着小女孩的走往朴府走去。

正在忙活着装饰彩带的家仆们纷纷停下手里的活儿,面向着女人和小女孩,半鞠着躬,齐声道:“恭迎夫人、大小姐回府。”

女人的嘴角始终挂着浅浅的微笑,端庄又不失礼仪。

她——秦茈,是朴景虎明媒正娶的正室,朴堇生母。

才刚一回到院子,小女孩就松开了秦茈的手,小跑着进屋。秦茈稍晚几步进入屋内,缓步走向卧房。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4 22:00:57
还未进卧房,就看到大女儿趴在小女儿的摇篮床上傻笑着,每每看到这一幕,她就觉得很幸福。

小女孩抬头看着秦茈,笑嘻嘻道:“妹妹是个贪睡虫,都睡那么久了,还没醒。”

秦茈走到小女孩身旁,轻抚着小女孩的头,温柔地看着摇篮床中的小女儿,含笑道:“你小时候也很贪睡哟!”

小女孩没有反驳,只是傻傻地笑着。

这时,摇篮床中的小婴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小女孩兴奋道:“娘亲,妹妹醒了!”

“嘘……”秦茈压低了声音,柔声道,“我们小声点儿,不然会吓到妹妹的。”

“妹妹是胆小鬼。”小女孩笑呵呵道。

初醒的小婴儿并没有哭闹,她睁着又大又圆的眼睛看着抚着摇篮床的秦茈,暗红色的长发盘起一个简约的发髻,发髻以四支堇花珠钗点缀,魅人的狐狸眼,右眼下镶着一颗红色的泪痣,微微勾起的唇角,温柔亲切。

她身旁趴着摇篮床的小女孩,有着和她一模一样发色的头发,细长的丹凤眼闪烁着清纯的童真,脸蛋还有些婴儿肥,傻傻的笑容,和秦茈有几分相似。

小婴儿惊讶不已:“牟牟,唧唧。”

我明明要说的是母亲和长姐,为什么……难道是苏威?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5 12:31:46
小婴儿扭动着小脖子,四处张望,然而,却没有发现苏威的身影。

再次看到母亲和长姐的时候,她忽然恍悟,暗道:母亲不是在我五岁那年就去世了吗?而且,眼前这个是小时候的长姐,难道我是在做梦?

不,这不是梦,我记得我是被朴景虎的风刃给封了喉,这一定是死后的世界。死了能和长姐和母亲在一起,对我来说,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不!不对,长姐还没有死,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娘亲,今天妹妹好乖哦,不哭不闹。”

“今天的岚儿也好乖,今天的气温很适宜。”

“切,娘亲取笑我。”朴岚嘟着嘴巴,表示不满。

朴堇忽然想起,长姐的能力是操控温度,看着母亲都逗长姐,又难得见到如此可爱的长姐,她的心情莫名地平静了下来,嘴角不觉微微勾起,露出腼腆的笑容。看到朴堇笑了,她们也忍不住跟着笑了。

“娘亲,你猜妹妹的魔法属性会是什么呢?我好期待三天后测试啊!”说着,朴岚双眼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秦茈莞尔一笑,不语。

我的魔法属性!?我不是没有魔力吗?朴堇愣了愣,举起两只小手,看着自己细短肥嫩的小手,完全凌乱了。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6 11:43:33

朴岚以为妹妹要跟她玩耍,便伸手过去一把握住了朴堇的小手。朴堇感觉到朴岚手中传来的温度,是那么的真实,这时,她恍然想起朴岚刚刚说的三天后魔法属性测试。

魔法属性测试?魔法属性测试是婴儿出生后满三个月必须进行的测试,家族长辈会根据测试结果去培训孩子。这么说,我还没进行测试?三天后我才满三个月?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这是现实,我现在真的只是一个还未满三个月的婴儿,那么,三天后,就是决定我命运的时刻。可是,我要怎么改变我没有魔力的结果?

因为没有魔力而被当成是废物的人生,我不要再体验一回。若这是神明的恩赐,给了我再活一次的机会,我绝不再接受任人宰割的生活,我要夺回属于我的尊严,我要复仇!

朴景虎、苏娇女、苏威,我誓要你们不得好死!
第一卷 幼时篇 第四章 发烧
三天后。

围观在朴府门前的宾客们,伴随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面带笑容,向一旁迎客的朴景虎与秦茈恭贺着地进府。

府邸的庭院中央的戏台,乐师奏乐,戏子们投入角色,演绎得淋漓尽致,看客们也是看得津津有味。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7 09:42:41

卧房中,朴岚一如往常地趴在婴儿床上逗着朴堇玩,这时,一个三十出头,相貌清秀,装扮简约又不失气质的女人走了进来,轻轻抱起朴堇,朴岚连忙问:“奶娘,你要抱妹妹去哪儿?”

“宗主说,客人都来得差不多了,可以抱四小姐出去见客了。”奶娘道。

回完朴岚话的奶娘,看了看怀中的朴堇,有些吃惊:“呀!四小姐的脸怎么那么红啊?”说着,她俯下头,用额头探了探朴堇额头的温度。

奶娘探完朴堇体温后,提起头看着朴堇,担忧道:“天呐,怎么会烧得那么厉害?”

紧接着,奶娘将朴堇轻轻放回了婴儿床,对朴岚说:“大小姐,烦请您继续陪着四小姐,奴婢去禀告夫人。”

“妹妹发烧了吗?”朴岚追问。

“是的。”

朴岚立即挥了挥手:“那你赶紧去找娘亲。”

“是。”奶娘立即吩咐了在一旁伺候的小婢女去请大夫,而自己则去寻夫人。

过了一会儿,奶娘请回秦茈,秦茈立即将朴堇抱入怀中,探了探朴堇的体温,眉头紧蹙,问:“大夫呢?”

“小鱼已经去请了,应该快到了。”奶娘回话。

奶娘话音刚来,小鱼就带着大夫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

年过四旬,蓄着小山羊胡子的大夫,气息还未调整好,立即向秦茈行礼:“夫人。”

“烦请大夫为我小女儿诊治。”秦茈心中有些急躁担忧,语气不免急了一点儿。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7 10:39:39
“夫人请让四小姐躺在床上。”大夫道。

秦茈将朴堇放置在大床上,大夫立即上前为她诊脉。不一会儿,朴景虎大步走了进来,见一群人围着床前,还未等他开口质问,大夫便起身,与此同时,他看到了朴景虎,立即向朴景虎行礼:“见过宗主。”

不待朴景虎回话,秦茈便抢先道:“大夫,我女儿情况如何?”

“启禀宗主、夫人,四小姐并无大碍,只是感染了风寒,休息几日便可。”大夫道。

“今日的测试,会不会受影响?”朴景虎问。

大夫有些犹豫,从未听说过有孩子在生病期间进行测验,因此他也不能断定测验结果会不会受影响。

大夫长呼了一口气,道:“体质与魔力之间的关系极其微妙,在下也不能断定四小姐的测定会不会因她生病而有所影响。”

闻言,朴景虎绷起一张脸,片刻后,道:“见客就免了,测验必须进行。”丢下这句不容反驳的话之后,他转身离开。

听到这个答案的朴堇心里很是无奈,为了让自己发烧,她连踢了几天的被子,忍受着寒冷,只为了能让自己发烧,借用发烧一事可能有机会逃过测验。然而,朴景虎的回答却也在意料之中,那冷血的男人不会在乎他人的安康,他在乎的是他的面子,她只是抱着赌一把的心态试一试。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7 11:16:09
不过,结果并没有预期中的那么坏,正如大夫刚刚所说的,体质与魔力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她只能赌这个微妙的关系,现在她能做的,就是向神明祈祷,请神明显灵再帮她一回,帮她顺利通过这次测验。

朴氏宗祠,围观的客人积满了门口和祠堂,七位长老分别就坐在两旁的椅子上,朴景虎的其他妾室与妾室所生的子女分别站于七位长老之后,朴景虎与秦茈坐于主位,朴岚与抱着朴堇的奶娘站在秦茈身旁。

呵……没想到我竟是以这种方式再次来到这个祠堂。朴堇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那一夜在这个祠堂发生的事,仍历历在目。

想起苏娇女,她瞥了一眼站在长老身后的苏娇女,此时的她不过十八岁,娇娇弱弱的她,彷如一朵害羞的花朵。可谁又知晓,这样的一个女人,竟有着蛇蝎一般的心肠。她手牵着一个未满三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相貌有七分像她,长大后她的心也有三分像苏娇女,一样喜欢扮猪吃虎,那是就是她的二姐——朴凤。

说到苏娇女,就想起苏威,朴堇扫视了一眼在场的宾客,并未见苏威的身影。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8 10:09:29

朴堇目光落到了中央的一个金鼎,这就是测试魔力时放置她的容器。其实,测试很简单,不过是将魔验液滴入温水中,测试者只需探手入水中即可。不过,是有些人喜欢摆排场,非要弄得那么隆重罢了。

三十出头,长相秀气的管家邢誉高声大喊:“吉时已到,入——圣水!”

两个家奴抬着一个半人高的大玉壶缓步走到金鼎前,并将玉壶中的温水注入金鼎,完成后两人抬着玉壶退了出去。

朴景虎起身,从怀中掏出白玉瓷瓶,打开玉塞盖,滴入三滴魔验液,自行退后。与此同时,秦茈起身,将包裹着朴堇的布袄打开,抱起只穿了里衣里裤的朴堇,走到金鼎前。她小心翼翼地托着朴堇头和背,并注意自己的手没有触碰到水,缓缓将朴堇放入金鼎中。
第一卷 幼时篇 第五章 测验
时间在一点一滴地流逝,其他人通常入水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便出现结果,然而,朴堇进入水中已将近三分钟,却仍无反应。

“这么久了也没结果,会不会是没有魔力啊?”

“怎么可能呢?”

“就是呀,怎么可能没魔力?宗主和夫人魔力高深,大小姐也测出了魔力,四小姐不可能是凡人。”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8 11:08:23

“这可说不定呀。”

……

围观的宾客纷纷讨论了起来,听到这些议论声,朴景虎脸色是青一阵黑一阵,他强忍着不发怒,是因为他不想他们认为他是默认了自己的女儿没有魔力,他朴景虎不可能生出一个没有魔力的凡人。

秦茈不用看也知道她身后那个男人此时有多么的恼火,她解释道:“请各位稍等片刻,堇儿只是身体不太舒服,测试有些缓慢而已。若堇儿真无魔力,魔验液早就给我们揭晓结果了不是吗?”

如果是没有魔力的人,魔验液也会给予答案,无魔力的人,水中会冒出一簇黑烟。但是,现在却毫无反应,并不是没有魔力,而是慢了一些,毕竟体质与魔力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

秦茈的话将大家的猜疑心都安抚了下来,众人细心等待着,他们还是头一次看到有生病的孩子进行测验。

大约过去了五分钟,只见金鼎内突然白烟滚滚而出,耀眼的白光从白烟中直射出来,让人睁不开眼。不到五秒钟,白光骤然间消失,白烟也渐渐消减。

众人愣愣地看向朴堇,嘀嘀咕咕地小声讨论了起来。

秦茈立即将朴堇抱了出来,走到奶娘的面前,奶娘连忙将布袄包住朴堇,秦茈将朴堇交予奶娘,吩咐道:“赶紧抱回去帮堇儿换身衣裳。”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8 12:10:45
“是。”奶娘回了一声,立即离开了祠堂。

朴岚仰着头看着秦茈,问:“娘亲,妹妹是什么属性?”

闻言,众人纷纷闭上了嘴看向秦茈,秦茈面露难色,看着朴岚清澈的眼中充满了好奇,她无奈地叹了声气,缓缓蹲下,回答:“其实,娘亲也不知道。”

“娘亲也不知道吗?妹妹的属性很特殊吗?”

“嗯,很特殊。”

“哇~妹妹好厉害呀!”朴岚由衷的赞叹,“我去找妹妹。”说完,朴岚撒腿就跑。

看着朴岚远去的小身影,秦茈的眼神渐渐沉了下来。

魔法的四大基础属性,火、风、水、土,在测验之时,会相对应地出现,红、青、蓝、黄四种光,特殊属性会出现橙光,超特殊属性则会出现紫光。但从古至今,仍未出现过白光。不仅如此,堇儿测验属性之后,并未显示她的能力,就像没有能力似的。

会不会是堇儿身体异样的缘故?秦茈有些担忧:如此异常,对于堇儿来说,究竟是福还是祸?我不求她们有多大的本领,只求两个孩子平平安安地度过一生。

这个结果倒让朴堇松了一口气,至少,她不再被人当做是废物。同时,她也不禁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
楼主:青衣颜26  时间:2018-06-18 13:22:20
即使这一次安全渡过了,可我长大以后,那个男人再逼迫展示能力的话,我又该怎么办?若使不出魔法,又再次沦为废物吗?不!我决不会再让那个男人操控我的人生!

“你是什么人?”

朴堇听到朴岚的声音,扭头看去,一个小男孩牵着一个少女的手进入了房间。少女看起来十五六岁,穿着红色束腰长裙,与她们家婢女的裙子很相似。小男孩目测则不过四五岁,穿着金丝镶边的红色锦衣,赤红色长发束起,清澈灵动的大眼睛,红瞳犹如珠宝般闪耀动人,看起来很是可爱。

少女回话:“回朴大小姐的话,我们是夏家的人,这位是夏家少主的嫡三公子——夏川桑。”

“你们家公子小不懂事,难不成你这婢女也不懂规矩?小姐的闺房,岂是你们外人说进就进的?夏家就是这么管教奴婢的?”奶娘呵斥道。

少女被吓得不轻,眼眶红润闪烁着泪珠,她看了看发火的奶娘,又看了看一直拉着自己往前走的小少爷,一时间不知所措,愣在了原地。

夏川桑见拉不动少女,便甩开她的手,自己往朴堇的婴儿床跑去。

奶娘很是纠结,留他也不是,赶他也不妥,毕竟夏家也是大贵族,自己一个奴婢也得罪不起,这该如何是好啊?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热门帖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