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在青春里》----已完稿,求出版

字数:36952访问原帖 评论数:1271条评论 TXT下载

发表时间:2020-10-23 21:54:31 更新时间:2021-05-16 17:37:23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4:31
《游在青春里》是笔者长篇小说《槐树街往事》的第一部。
《游在青春里》已经完稿,总计18万字左右。
《槐树街往事》故事梗概:
本书以槐树街上一户普通人家根茂婶家的命运变迁为脉络,以她三女儿王正淑的情感和生活经历为主线,全景式展现了在社会发生巨大变迁的时代背景下,小城市各色人等为生活而进行的各种努力和挣扎以及他们的爱恨情仇和喜怒哀乐,并对一些社会深层问题进行了认真思考。
王正淑是本书的女一号。少女时代的她聪明、漂亮、心地单纯。后来,她无论是情感还是生活、工作都在不断经受挫折。她在不断成熟的同时,也变得日益复杂。当人到中年,她会以何种面貌出现在读者面前呢?是女强人还是情路失败者?是完美主义者还是大俗人一个?也许不同的读者眼中会有不同的王正淑。
王正淑的二姐王正霞是一个性格鲜明的女子,她文化不高,敢爱敢恨,却又遇人不淑。她勇于吃苦,不怕失败,曾经通过打拼拥有很多财产,却又为了至亲的人而不惜破产。她能从头再来吗?
王正淑的二哥王正坤一生都脱不掉书生气。由于太过信任他人,无端遭遇牢狱之灾。但在他妻子意外身亡后,却有一个与他妻子同名同姓充满传奇色彩的奇女子一直对他不离不弃,并主动担负起养育他一双儿女的责任,默默等待着他归来。当他重返社会后,会与这个奇女子修成正果吗?会在事业上获得意外收获吗?
要想知道这本书究竟写了些什么,请经过神树大槐树,走进槐树街,来到根茂婶她男人根茂叔的葬礼上,一起看故事如何开始吧。

第一部《游在青春里》共49章,以王正淑读大学前的生活、感情为主线展开,情节生动,很值得一看。

作者简介:
真实姓名:田善江,天涯主ID:zgsxsltsj,还有“南山顽石2016”等小号。在其他平台主要笔名为“南山顽石”,有时候也用“zgsxsltsj”以及真实姓名。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5:00
现在上正文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5:19
第一章
槐树街上有一棵大槐树,这棵大槐树是一棵神树。它是哪个朝代成为“神”的,不得而知,它是一个什么样的神仙,也不得而知。但是树根脚那一柱又一柱燃过的或正燃着的高香,甚至还有一个盛满香灰的香炉,皆说明着它的神明。它傲然地挺立街边,日复一日享用着善男信女们虔诚的膜拜和香火。当然,它给善男信女们的回报也十分慷慨。有病的敬过它后,病立马就好了;没病的敬过它后,一年之内绝不会有任何灾事。
可是神仙也有丢盹的时候。它的这一丢盹,便叫王巷里的根茂叔将病怏怏的身子拖进了生命的尾声。一口顽痰在喉眼里憋了许久之后,根茂叔终于努力地圆睁了双眼,七魂六魄游丝般抽去了。于是,一张门板贴着写尽根茂叔一生沧桑的白纸,被靠在巷口,与街东头大槐树那饱经沧桑的身躯遥遥相对。可是大槐树那新生不久的叶子们,似乎并不懂得什么叫悲伤,竟在昏黄的风中拍着手“哗哗”笑了。
根茂叔的死叫王正祥很有些凑手不及,王正祥是根茂叔的大儿子。按根茂叔以前的交代,他死后由正祥安埋,根茂婶百年后由小儿子正坤安埋。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5:31
虽说根茂叔已在床上躺了一年,医院里开的药吃了无数,大槐树降的神药也吃了无数,却丝毫没有康复的迹象,可是正祥却没有料到他会走得这么快,毕竟他才五十六七,正是活人的时候。
正祥一身孝服,鞋尖上还贴着白胶布,坐在草铺上,眼里没有泪,却也没有多少光泽。刚才偷偷喝下的那几口闷酒,非但没有麻醉他的神志,却叫他心中益发烦乱。父亲咽气到现在已将近一日了,可是后事该如何料理,他心里还没有谱。原打算麦忙后给父亲把棺木做了,再把墓修了,好冲冲喜,但是现在这一切都还没有头绪,他该如何是好呢?之所以考虑在麦忙之后修墓做棺木,是因为眼下他手头很不宽展。家中原本有几千块活钱的,可半月前去阳川渔场交了买鱼款,那些鱼多半还活蹦乱跳在院中的鱼池里,眼下生意不好,一时半会儿是变不了现钱的。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5:44
“做寿枋的师傅快到了,”管事的二叔王根盛走到他跟前,小声说,“楼上那些木头我看了,不太够,还得买些。”正祥说:“明儿去买。”
“修墓的砖和水泥也得赶紧买。”二叔又说,“天慢慢热了,人不敢放得太久。”正祥说:“也搁到明儿买吧。”
“我看,还是拍个电报,把正坤跟和胜叫回来。”王根盛又说。和胜是根茂叔的大女婿,姓和名胜,在部队当兵。
正祥回头看了母亲一眼,没有吱声。根茂婶坐在草铺上,一只手搭在床板上男人僵挺的尸身上,抬起失神的眼睛说:“算了吧,这一向听说火车都不发了,他们咋回来呢?”
二叔便不再言语,倒背着手,默默出了堂屋,却在大门外站住了。少顷,他的声音便很刺耳地响在了院里:“都啥时候了,你还卖鱼!也不知道在你爸跟前守孝!”训斥声过后便是铁皮水桶搁在水泥地上的声音飘进了堂屋。紧接着,正祥媳妇春花到了大门口,双手正着孝帽,从二叔身边侧身进来了。
她跪在公公的灵前哭了几声后,就去草铺里坐了,小声跟婆婆说:“我还不是想腾些钱出来给爸办后事,才去卖鱼的。”根茂婶问:“鱼摊谁守着?”春花说:“柳叶给学校请了假,在摊上守着。”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5:56
又过了十多分钟后,正祥站起身来,默默地朝门口走去。恰被已来到院中,蹲在地上抽烟的王根盛回头看见:“你又到哪儿去?”
“我去上厕所。”正祥答,厕所在巷外的槐树街上。
二叔便不再吱声。看着正祥的背影一摇一摇地出了院门,他突然叹了口气。
正祥这一去,就好几个时辰没了音讯,直到太阳快落山时,方一身白衣白帽地回来了。而这时,做寿枋的师傅早已在院中忙开了,木屑、刨花满院子飞着。院西头,两口大锅也早支了起来,一堆女人蹲在锅台边,或刮洋芋、或洗萝卜。看见正祥,正给大锅烧火的二叔早气白了脸,正待问话,却听得正祥兴奋的大叫开了:“钱有了!埋我爸的钱有了!”原来他是跟一帮赌友钻在了一起,手气很顺,竟赢了五千元回来。
尽管正祥赢了钱,根茂叔的后事可以办得喜喜欢欢的,不用熬煎了,可大家还是少不得将他数落了一番。
三妹正淑说:“我马上高考了,都请了假。你倒好,还出去耍钱!”
春花说:“你耍钱也不看个时候!多亏赢了。要是又欠一沟子账,我看爸也不消埋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6:07
正祥咧了咧嘴说:“反正赢了不是?爸在保佑我呢!没钱埋爸,我心里比谁都急不是?我就想,有爸保佑着,今儿肯定能赢,果然就赢了!”
根茂婶一句话也不说,却伏在男人身上失声痛哭起来。她这一哭,女儿、孙女们全都哭了起来。正祥却又默默出了堂屋,将钱数了两千交给二叔说:“肉呀、豆腐呀、米呀、菜呀,该买多少就买多少,你看着办就是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6:32
……七日后,正坤悄然回来了,这时候根茂叔早已入土为安了。
他少不得跑到坟上去哭了一回,然后就好几日守在家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吃饭,就是被子蒙了头在床上睡觉。
只是到了晚上,他才会偶尔来些精神,跟娘、大哥大嫂、两个侄女以及二姐守在母亲的卧室里看电视。眼下是非常时期,电视里的新闻节目就特别长。大家看着看着,少不了也要议论几句。
大嫂就问:“都说京城里闹得很凶,你咋就回来了呢?”
正坤笑一下,纳闷半日方说:“我梦到爸了,所以就回来了。”
正祥问:“你该没闹事吧?”
正坤急忙说:“我咋会闹事呢?我又不是惹事的人。”大家便都不再言语,都专注地看电视。
九点多钟,四妹正芳、五妹正萍背着书包结伴回来了。
正芳嚷嚷着说他们班的同学明天准备去西京,她也要去。正萍也在一旁给她帮腔。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6:43
根茂婶将脸一板说:“他们闹腾他们的,你跟着瞎哄哄啥?你爸才过世,屋里乱得跟啥一样!马上就割麦了,不在屋帮忙,还想再添乱子?”
“听说我三姐她班上也要去西京呢。”正萍说。
“正淑是不会去的,”根茂婶说,“我的女子我还不知道?她才不会像你们两个一样,整天疯疯张张的!”
正芳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说:“她自然不会去,可你也甭把她想得太老实!以为是在教室用功呀?她早飞到河堤上去了,不信咱现在就去捉,她肯定是跟她班上那个姓张的男生在树底下坐着。”
没等根茂婶开腔,正祥已训开了:“去去去!你两个屋里睡觉去,搅得我们还看不看电视!”
正芳说:“你也有资格训我?没看你对爸尽得啥孝心!一屋人都急得啥一样,你却跑去耍钱,还一耍就是一天!”
正萍也嚷嚷说:“这两天的电视有啥看头?有本事咋不抓几个贪官污吏呢?只知道跟学生耍威风!”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6:53
……眼看一场争吵就要爆发,根茂婶一声怒吼,把儿女们都给震住了:“避!都给我出去!天天候到我屋里吵,看我哪一天不把电视给砸了!”
儿孙辈一个个都灰溜溜地出去了,各回了各的房里。
只有正坤被母亲留了下来。
根茂婶看着正坤说:“这两天看你也伤心,就没好问你。给妈说实话,是不是出了啥乱子,回来躲来了?”
“没有,真的没有,”正坤说,“满学校的学生都上街了,我呆在学校里,不上街吧,同学们骂我,上街吧,我又不情愿,所以就回来了。”
“那你啥时候回学校去?”根茂婶问。
“过一阵子再说吧。”正坤说,“屋里供我上学也怪不容易的,总不能不上了是不是?可现在,学校乱哄哄的,回去也没用。等啥时候消停了,我啥时候回去。”
根茂婶说:“那你睡去吧,刚好快割麦了,你在屋能帮几天忙。”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4:00:45
正坤出去不一会,根茂婶便睡下了,却让灯一直亮着。
她来来回回翻了好几个身,却仍是一点睡意也没有,就索性把眼睁着,紧瞅住男人的遗像。根茂叔的遗像镶在镜框里,悬挂在她眼睛对面的墙上,脸平平地挺着,没一丝笑,眼窝却清澈。
她便觉得他似乎有什么话要对她说,不由得眼睛潮潮的又有泪要出来了。
根茂叔跟她把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病倒了。病倒之后,尽管有时候他嘴里也咕咕哝哝的,似在说什么,却无人能听懂他的意思。
说起来,根茂叔的病还是因她而起。
那是一个黄昏,也正是麦忙时候,根茂婶在长茂原上的麦地里忙了一天,已将麦子拉了回来,铺在了大槐树下的街面上,扛着扁担,提着镰刀和捆麦绳,疲惫地回到院中时,却见男人正端着紫砂壶,边品茶边有滋有味地看着屋檐下那个燕雀窝。两只老燕雀立在窝外的电线上,欢快地叫着。却有三个乌黑小巧的燕雀头从燕雀窝口伸出来,也在叫。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4:00:56
根茂婶咬咬牙说一句:“你倒清闲自在!”一扁担上去,戳烂了那个燕雀窝,几颗雀蛋“啪”一声碎在地上,青青黄黄的汁液溅了根茂叔一裤脚,那三只还没学会飞的小燕子也摔死在地上。
根茂叔恼怒地看她一眼,说:“我把你……”
“你把我咋?你一个大男人倒能弄怂!屋里地里,永不见你搭一把手,倒能做球!”
“沟子大一坨地,还指望着成精啊?……也不看看你今儿丧了多少德!一窝生命呢。”
“呸!没见过啥!你跟你那‘一窝生命’过去!”
根茂叔怒目圆睁,突然举起紫砂壶,狠狠掼在地上,“啪”一声摔得粉碎,再说一句:“我把……”“你”字还没说出来,就喷出一口血,仰面朝天倒下了。
根茂叔这一病倒,一直到过世那天,就再也没起来过。
尽管这一年来,根茂叔只是一具活着的尸体,根茂婶看他那样子,心里也颇烦过,可是现在,连这样一个尸体似的人也没有了,虽说每日里少了端屎倒尿、喂水喂饭的劳累,她心里却有说不出来的空落。男人刚过世那两天,这空落还不怎么明显,可随着时日的推移,每每一到夜晚,躺到床上,摸摸身边竟是空的,那空落便如同一万根乱箭,刺得她心里又悲又疼。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4:06:38
根茂婶终于把视线从男人的遗像上移开了,却又紧紧瞅着门口那方差不多脏成黑色的白门帘出神。门帘在她眼里渐渐模糊了,突然间根茂叔的影子竟印在了门帘上。她一惊,忙把眼睁圆。影子没有了,却又有了咳嗽声。咳嗽声远远的,跟男人平日的咳嗽一模一样。她再一细听,却是正祥在他房里咳嗽。根茂婶轻轻叹息一声,合上了眼睛。儿女们中,就数正祥最像根茂叔了,长得像,姿势也像,就连声音,甚至爱喝酒、打牌、还有那个懒劲,都跟根茂叔一个模子里倒出来似的……她终于,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她又醒了,却见三女儿坐在床边,正看着她。
“啥时候回来的?”根茂婶问。
“刚回来,”正淑答。
“以后回来早点,别太用功了。”根茂婶又说。
“嗯。”正淑点一点头。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4:25:37
“你班上是不是有个姓张的同学?” 根茂婶思谋半日,又问。
“好几个姓张的呢。妈,你睡吧,我过去了。”正淑说着,就欲起身。
“等一下,妈跟你说句话。”
正淑便又坐好,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红。
根茂婶说:“你姊妹伙里,我就指望你能跟你二哥一样,考上个大学。妈不是古板的人,听正芳说,你班上有个男同学,姓张。如果没念书,你倒也到放家的年龄了。可是,还是学习要紧。你爸当年爱吹,逢人就说正坤咋样咋样、正淑咋样咋样。正坤倒是考上大学了,你要是考不上,还不叫人笑话?”
“我知道。”正淑点一点头,“既然妈知道了,我也不瞒你。是有一个男生对我很好,可是对学习没有影响,真的,没有影响。他还想到咱家看看呢。真的,他人挺好的,挺有个性。”
“你睡去吧。”根茂婶说,“我的话你掂量掂量。~~你那个同学,家在哪儿?”
“在乡里,可他爸是干部,听他说是一个乡上的书记。”
根茂婶沉默了片刻,又说:“你睡去吧。~~你同学要是想到咱屋来游就叫来吧。一个乡里娃,跑到城里念书,也怪不容易的。”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4 17:18:14
正淑“哦”了一声,默默出了母亲卧室,回到自己房里。——她跟正芳、正萍合住一间屋子,三姊妹共挤一张床。
两个妹妹早已香甜地睡进了梦乡。正芳还把半个微笑堆在浅浅的酒窝里。正淑没有惊动她们,却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孤芳自赏起来。
五姊妹中,就数正淑最漂亮,别人都这么说,她也一直这么认为。就凭着这张俊美的面孔,她成了班上众多男生追求的对象。她却把绣球抛给了张成水。那是一个长相及其普通的男生,别的方面也毫无出众之处。连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在拒绝了成十个男生的纸条后,却答应了张成水的邀请,去州河堤上走了一遭。
那初次约会,其实极为平淡,他们在一棵柳树下坐着,一边听哗哗的流水声,一边天上地下胡谝一气。可是这第一次约会之后,他们很快又有了第二、第三次约会。尽管每一次约会都同样的平淡无奇,他们却都有了“一日不见,如三秋兮”的感觉。他们的关系半公开化后,班上好些男生都暗自猜测,是不是张成水对她做了什么,她才不得不跟他好呢?当然,他们的这些猜测,她是无从知晓的。
……突然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正淑笑了,笑过之后,又把脑后的那根粗辫子解开,让油黑的头发从左肩处流泻到胸前,且把头一歪,眼睛紧瞪住镜中的自己。她将这个姿势保持了很久很久。……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4 17:18:30
第二章
第二日,正淑起得很早,六点左右就背上书包去了学校。可是同学们比她起得更早。她跨进校门时,校园里到处都是鼎沸的人声,操场里五颜六色打起了十几面小旗子。同学们只是乱站在操场上,并没有排成队伍,所以也说不清操场上究竟有多少人。
一个白净面皮的男生,站在前面,面向大家,一边挥舞手中那面杏黄的三角旗,一边高呼口号。人堆中有大声说话的,有交头接耳的,也有嘻嘻哈哈笑的。好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学生则簇在一堆议论今年夏天将会流行什么样的裙子。
正淑看了一眼那位向同学们高喊口号的男生,却不认识,暗想:大概是别班的吧?便低着头从他身边过去,匆匆往教学楼走去。却突然,身后响起一声锐叫:“王正淑,你不去呀?”倒吓了她一跳。忙回头去看,却是她班上的一个女生,从人堆里出来,正朝她招手。
正淑便急走过去,悄声跟那位同学说:“我原本打算去的,可今儿不舒服,多得很,肚子还疼,怕去不成了。今儿去的人多不?”
“咋不多?”那同学兴奋地说,“师专也有人去呢。听说西京现在乱得狠,饭白吃,东西白拿,我想去拿一件裙子呢。”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4 17:18:46
正淑噗哧一笑说:“人家饭店跟商店是瓜子啊?能叫你白吃白拿?”
“不叫拿了就抢。前几天西京不就有一个商店给人抢了么?”
正淑淡淡一笑说:“真能拿了你给我捎一双袜子吧。”又指一指那位白面男生:“他是谁?好像没见过。”
“我也不认识,”那同学说,“好像是从西京来的。西京来了十来个人呢,到处给散传单。……”正淑说一句:“你可要小心,不敢叫给抓了。”拧身朝教学楼走去。
教室里空荡荡的,只有张成水一个人,却趴在窗口,正朝操场上张望。她“嗨”了一声,走过去,抓住他的袖子说:“你来得比我还早!”
张成水一笑,说:“咱先等一会儿,他们走了后,咱马上出发。”
“可我不想去了呢!”王正淑皱皱眉说,“太远了,还不把我的脚走肿?再说了,我又没给屋里说。”
“怕啥呢?”张成水说,“我拿车子带你,又不叫你走路。你不知道,我那儿景色要多美有多美,有山有水,还有一大片竹林呢!你不是想看竹子吗?”正淑便不言语了,却低头羞涩的一笑。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4 17:34:28
然后两个人都去了正淑的位子上,一人骑一个方凳,面对面坐了,说起悄悄话来。
说着说着,张成水突然握住了她的两个肩膀,眼直直盯住她的脸,不做声了。正淑不由得一惊,想推开他,慌乱的心中却又充满了莫名的渴望,就把脸红着,也不再做声。
他的脸一寸寸向她靠近。她便看见了他唇上刚刚刮过的淡淡的胡茬,那小鹿就在胸膛里越发撞个不住,急忙闭了眼睛把头垂下。他的唇马上触住她时,她却突然拿手掩了嘴,脸拧到一边说:“你嘴咋这么臭?一个月没刷牙了吧?”
张成水没应声,却早将她紧紧地箍住。
她听见了自己的骨头叭叭在响,感觉到胸前火烧火燎的,脸就益发红了,低声说:“别这样。要不,我就不跟你到乡下去了。”
“我不想做啥,只想亲你一下。”张成水急促地说。
“那也不行!”她摇摇头,“你当然没事,可我是女的……”可她终究没有犟过他,双唇便被他那两片嘴唇紧紧地贴住了。她一点也没尝出这初吻是个啥滋味,却听见自己抽抽嗒嗒地哭了。
终于,他松开了她,心满意足地想跟她说话。她却把脸恼着,咬牙切齿的,再不肯理他。
窗外,那吵喳喳的人声不知什么时候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便死一般的寂静团团笼罩了他们。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4 17:34:42
正淑突然觉得有些遗憾,更有些心虚,淡淡地说:“原来太静了也会叫人窒息!我真后悔没跟他们去西京,不知道他们在西京能呆几天呢?”
张成水说:“还不是闹腾一阵子就回来了?政府不会叫学生一直闹下去的,迟早会采取措施。”
正淑便又说:“等会儿老师来上课,发现没有了学生,不知会作何感想?”
“有啥感想?”张成水嗤的一笑,“咱这慢班,老师才不管呢!只要把快班抓住就行了。不信咱一会儿去看,快班保证没一个人去西京,都在用功呢!”
正淑看着他痴痴一笑说:“我就喜欢你这成熟劲。啥事情你一说都是一针见血,不像别的男生,一个个都傻乎乎的。”张成水得意地笑了。
七点多钟,操场上又有了声音,那是没有去西京的同学在上早操。他俩双双来到窗前,朝楼下望去。只见操场上四列纵队正沿着环形跑道跑步,首尾几乎相接,与往日相比,学生似乎并不见少。也难怪,两三千人的学校,少个两三百人,原本就不会多么显眼。
“咱去不去上操?”正淑悄声问。
张成水想了想说:“还是去上吧。要不,学校还当咱们也去西京了呢!”于是,他们跑下楼去,续到了队伍的最后边……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6 20:23:37
开始做操了。
正淑四下里看了看,除了他们班只剩下她跟成水两个外,还有几个班也只剩下了几个人坚守着偌大一方阵地,甚至有一个班级,一个学生也没有,只留下一方空空的场地。
她突然想笑,却又没敢笑,便将牙咬住,只顾认真地做操,不知不觉中,却早错了拍子,便很惹眼地引起邻班的同学们频频回头看她。她一下子把脸红到了脖根,急忙改正过来,回头狠瞪张成水一眼,恨道:“你也不提醒我!”张成水回头看她一眼,也笑了。
做完操集合后,体育老师并不急着叫大家解散,却大声说:“占用同学们一点时间,李校长要做重要讲话!”
……李校长在上面讲些什么,正淑和张成水并没用心听,却在下面小声斗着花嘴。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热门帖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