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之旅后,我的狗血经历

字数:378312访问原帖 评论数:3509条评论 TXT下载

发表时间:2018-12-04 00:08:38 更新时间:2021-11-29 17:30:44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3 16:08:38
绝症是压在我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生存之不易,岁月之煎熬,既然要面对死亡,我还能有什么其他选择呢?与其痛苦地死在床上,还不如自主地选择我的死法,找一个无人的地方,静静地离开这个世界。
我选择了西藏。
在西藏旅游,大部分时间都在耗在车上。
车子开了一个多钟头后 ,窗外的景色始终中单调中重复,越来越让人感到乏味。我将头往领子里缩了缩,在颠簸中浑浑欲睡。坐在我旁边的,一开始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他们一伙大约有七八个人,有男有女,像是相约出游的大学生。但是她刚坐下就皱紧了眉头,朝后面喊:“大馍,我要跟你换座位?”
“小珍,怎么啦?”后来传来一个年轻男孩的声音,语气中充满了关切和怜爱。
叫小珍的女孩子皱了下鼻子,又跺了下脚,“味道难闻死了,我不坐这。”
“怎么啦?”那个叫大馍的英俊的小伙子走了过来,俯身在女孩的周围夸张地嗅了嗅鼻子,瞟了我一眼,厌恶地说,“怎么这么大味啊,小珍,你到我那坐吧。”漂亮女孩子一脸嫌弃地扭过头,掩着鼻子,施施然走了。小伙子也嫌弃地看着我,似乎不耐烦地坐下来,还故意往外挪了挪,尽量离我远远的。我心中长叹一声,我承认我是一头乱发,胡子拉碴,满脸污垢,眼屎泛滥,三天没有洗澡了,也难怪人家嫌弃我。
我将头靠在窗户上,很快睡着了,但很快被人推醒了,我睁开眼,旁边的小伙子一脸怒气,正朝我发火,“喂,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往我身上靠什么靠?”明明是靠着窗户睡的,睡着了谁知道怎么靠到他肩上的,我又不是故意的,不过我知道人家嫌弃我,也懒得解释,只是朝窗户边挪了挪。过了一会儿,我又睡着了,接着又被重重地推醒,这次他没有那么好说话了,不等我开口,就嚷了起来,“大叔,你怎么回事啊!讲一次还不行是吧?”那意思就是想动手了。
唉,这么脏,还往人家干干净净的小伙子身上靠,换作我也受不了,于是诚心诚意地道歉:“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你都几回啦,变态!”小伙子不依不饶。我听了不免有些恼怒,变态?不就是睡着了不小心靠到你肩膀上了吗?你当你是美女,我还想猥亵你啊!本想跟他激辩一番,转念一想,不禁黯然,行将就死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看不开,这么在乎别人的看法呢,一句“变态”就让自己这样心神浮躁,算了,不跟他们计较。
这时他的一个同伴起哄道:“小珍,大馍可是为了你,鼻子、肩膀都舍出去了,这是真爱啊。”
另一个人说:“大馍,谁让你是校草呢,小姑娘爱,大妈捧,如今大叔也往你身上靠了,你就好好享受吧。”四周立刻传来一片戏谑的笑声。
他们这样子奚落我,脾气再好也有些忍不住,等小伙子咆哮完,我不怀好意地低声说:“少年,你知道我身上是什么味吗?”
他给了我一个不屑一顾的白眼,“我管你什么味,反正臭死了,导游不知道怎么搞的,也不管管。”
我嘿嘿一笑,“少年,你不要害怕,这是死人的味道。”
他显然以为我是故意气他,身体往外挪了挪,没好气地说:“神经病!”
“少年,对不起了,我没有骗你,从我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算来地狱,”我存心想吓他,“我是来西藏寻死的,你也真是不幸,偏偏坐到了我这个将死人的身边。即将到达的那个圣湖,只是你人生的一个临时驿站,却是我为自己寻找的永恒墓地,我将沉入那片静谧的湖中,在湖水中融化、分解,变回碳氢氧……”
我的声音很冷,小伙子显然被我的话吓得目瞪口呆,我可以看出他的眼神中一开始是疑惑,接着就充满了恐怖,转身朝外,生怕与我的眼光接触。
我得意地笑起来,头扭向窗外,外面的风景单调而无趣,逗逗这个少年还是蛮有趣的,也让我的高原反应似乎减轻了些,头疼的感觉好多了,也没有那么嗜睡了,但过了一会儿,还是闭目养神。
在圣湖里自尽是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死法了。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3 18:49:15
正要昏昏欲睡,导游突然拿起扩音器,大声地说:“各位游客,请大家醒一醒,我们马上就要到圣女泉了。”
坐了好长时间的车,终于等到一个景点,大家一下子兴奋起来,导游说:“谁知道这个泉水为什么叫圣女泉吗?”
除我之外,众人异口同声:“不知道。”
我身边的大馍看来是个认真的人,他从口袋里拿出旅行合同,那上面有景点的简介,细细地查找起来,然后站起来奇怪地问道:“导游,这上面怎么没有圣女泉啊?”
“问得好!”导游笑道,“告诉大家,这是我私人免费赠送给大家的一个景点,加量不加价,别的导游都不会在这里停车,只有我带的团才会给大家额外看这个景点。等会儿看过以后呢,各位好朋友如果觉得不值,就当下车吹吹风,如果觉得值呢,回去以后帮我宣传宣传,介绍你们的朋友给我胡导,就说我胡导绝不胡乱导,是西藏最靠谱的导游。”
不花钱的顺水人情当然都会作,满车的人七嘴八舌地叫道:“必须的”、“好”、“一定啦”。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3 21:27:02
这时候,车在路边停了下来,前后两个门都打开了,导游叫道:“请大家往后走,看到一个小尼玛堆,就到了。”
众人纷纷下车,我也跟在后面,慢吞吞地下了车。不远处的公路边上是个小斜坡,上面果然有一个小小的尼玛堆,上面挂满了五颜六色的旗子,我还没走近,就听到有人失望地叫道:“这就是圣女泉啊?胡导,你还说你不胡导,这也太扯了吧?”
另外有人说:“人家导游不都说是赠送的了吗?真要是好景点,旅行社还不写到合同上去?权当下车呼吸新鲜空气吧。”
我走近一看,果然有种被骗的感觉,所谓的圣女泉,就是公路边上的一个小水洼,只是水还比较清澈,不过在西藏这也不稀奇。水洼就在那个小尼玛堆的下边,既没有任何文字,也没有栏杆什么的,要是不说,谁也不会注意到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水洼了。管这样一个小水洼叫圣女泉,这个导游确实有哗众取宠之嫌。
导游却完全不在乎众人的七嘴八舌,一付神秘莫测的样子,将大家聚拢到一起,才说道:“你们不要看这个小水洼不起眼,要不然也不会叫圣女泉了,它之所以叫圣女泉,是因为它有不一般的地方,告诉你们,特别神秘特别奇特,科学家都无法解释。”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4 08:22:45
导游不慌不忙地说:“所谓圣女其实就是处女,要知道这泉水的神秘之处,必须要有处女来验证,咱们车人有自告奋勇的吗?”
众人哄堂大笑,有会意的,有起哄的,有看热闹的,都来了兴趣。在一个避忌性的国度,性话题反而能引起格外的关注,我突然觉得这个导游不简单,懂得利用一切手段调动游客的兴趣,是个好导游。
与大馍一伙的一个年轻人,显然是不怀好意,笑道:“小珍,你上啊。”
小珍羞红了脸,躲到大馍后边,引起又一阵“原来如此”的怪笑。小珍羞得无地自容,大馍冲着他们叫道:“警告你们啊,不要胡闹好不好。”话虽说得凶,语气里却洋溢着自豪。
导游善解人意,上来及时解围,“现在知道为什么别的导游不敢赠送这个景点了吧,说句大话,这条线上,只有本导游敢赠送这个景点。”
大馍立刻叫道:“难道胡导还是圣女?”他不说处女却故意说圣女,倒不是一个无趣的人。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哄笑,这个导游脸上被紫外线晒得漆黑,褶子也非常多,怎么看也有三十好几了,难怪大家都不相信。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5 08:25:52
“是不是?你们待会儿就知道了。”胡导大大方方地答道,“现在我来给大家揭晓圣女泉的秘密了,”大家都自动让开了道,让导游走到了泉边上。这时候,我们都围在导游身边,连玛尼堆四周也站满了人。
胡导清了清嗓子,声情并茂地说:“传说,文成公主进藏的时候,带了七七四十九个宫女,其实一开始是个整数,五十公宫女,为什么到了拉萨只剩下49个了呢,说起来这里面有一个悲伤而动人的故事。当时,有一个宫女在队伍走过这个山岗的时候,突然内急,开始她还忍着,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就不顾三七二十一,跑到路边上小解。她哪里知道,为了保佑公主能平安进藏,唐朝皇帝曾到法华寺求过菩萨,菩萨派了沿途土地神一路护佑,结果这个宫女小解的地方恰巧是土地神站的地方。”
这时有人喊道:“土地神又不是没长腿,不会躲开来啊?”
胡导说:“土地神在值班,都是GPS定位的,哪敢乱动!”
众人被逗得大笑。
胡导继续说:“被污秽的土地神当然不放过这个宫女,他气极败坏,就刮了一阵风,把她的衣服吹跑了,这下子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宫女无地自容,只好羞愧自杀。文成公主虽然难过,也只好让随从将她就地掩埋,就在这下面。”胡导指了指玛尼堆,吓得站在玛尼堆旁边的人个个往后退。
“宫女冤死,当然不服气,就跑到阎王爷那儿告状,阎王爷说土地神虽小,孬好也是神灵,你一个小宫女污秽了神灵,有罪在先,何况还是自杀,死了也白死,有什么冤的?宫女说,我污秽了神灵,确实罪该万死,你劈死我、砍死我、淹死我、吊死我、烧死我、掐死我都可以,唯独不应该吹走我的衣服,让我名节不保,羞愧而死。阎王你也有母亲有姐妹有女儿,现在所有跟公主进藏的宫女、士兵、工匠都看到了我的身子,一路三千里,上下三千年,都会说我是个不洁的女人,请阎王爷主持公道,还我名节。阎王一听,宫女所说也算有道理,于是判定在她葬身之处涌出一个泉眼,来证明宫女的清白。泉眼小,是因为宫女地位低只能这么大,所以诸位不要小看这个小水洼,它虽然貌不惊人,却是一个少女用生命换来的,是用来证明宫女的名节的。”说到这里,胡导停下来,虔诚地朝小水洼鞠了三次躬。众人被她这么一说一弄,对这个小水洼都不免肃然起敬。
大馍问道:“胡导,问题是冒个泉出来,怎么就能证明宫女的清白呢?”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5 13:48:58
“只要有处女来到这个泉边,喝下一口泉水,然后拍三下巴掌……”说到这里,胡导又故意停下来,不说了。
有人问道:“会怎样?”
胡导豪迈地说“就会有奇迹发生!怎么样?还有没有想来试试的。”
我看到几个年轻的姑娘都悄悄地往后躲,一言不发。有人怪叫道:“处男可以吗?”
导游笑道:“那先自宫了再说。”
大馍怕战火又引到女朋友身上,叫道:“胡导,还是你来试吧。”
胡导也不推辞,上前蹲下,捧了一口水喝下,然后站起来,拍了三下巴掌,众人都瞪大了眼珠子,直勾勾地看着小水洼。
这时候,奇迹真的发生了,泉水逐渐变成了红色,胡导得意地说:“怎么样,这个圣女泉神奇吧?”
众人都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有人情不自禁拍起了掌,紧跟着大家都鼓起掌来,胡导开心地笑道:“好了,大家欣赏了圣女泉,听了圣女泉的故事,见证了圣女泉的奇迹,大家认为胡导赠送的景点值不值?如果值,给点掌声好不好?”
掌声雷鸣。
我想应该有人跟我一样,看得出这里面的名堂,但大家都不点破,出来玩,本就是图个乐,许多事用不着那么叫真。
胡导对大家的配合和结果颇为满意,高兴地说:“大家赶紧回车上吧,我们还要往圣湖赶。”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5 19:29:18
众人意犹未尽,但还是听话地跟着导游回到了车上,清点完人数,车子又启动了。免费看了一个赠送的景点,都觉得占了大便宜,车厢里一改往常的沉静,尤其是那几个大学生,一个个都兴致勃勃,恢复了朝气。
车子开了不一会儿,有人突然兴奋地叫起来:“下雪了,快看啊,下雪了。”
八月下雪,这在内地可是不可能的事情,除了我,一车子人都激动起来,纷纷朝窗户外面看。我努力睁开一条缝,果然看到几片雪花在窗外飞舞。我虽然没有像其他人都样手舞足蹈,但也看到兴致勃勃,临死前还能让我看到这人间奇迹,怎么说呢?就算老天对我不薄吧。
有人朝导游喊道:“导游,能不能让我们下车玩一会儿雪啊?”
他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车内许多人的响应,纷纷要求下车玩雪。但是导游跑去跟司机商量,司机却不同意,理由是万一雪下大了,路一旦结冰就开不了车了,众人无奈,只好趴在窗户上欣赏八月的雪景,拍照的声音响个不停。
雪越下越大,车子也越开越慢,到后来竟然停在了公路边,司机说前面是个下坡,雪太大,有危险,不能开了。几个大学生立刻要求下车赏雪,司机脸色沉重地摇摇头,没有说话,但众人说你反正都停车了, 为什么不给个方便,让我们下去玩玩雪呢?导游又上去商量了一会儿,司机才打开了车门。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5 20:45:22
众人一窝蜂地下了车,尽情地欣赏着八月飞雪的奇景,拍照、滚雪球、打雪仗,童心大炽,个个玩的不亦乐乎。我一个人孤独地走在大雪中,雪花漫悠悠地飘在我的身上,很快将我全身染成了白色,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冰冷的空气,感觉脑子清醒了许多。
我在雪中散了一会儿步就上车了。不到十分钟,其他人也都陆续上了车,一个个喊着冻死了,但却难掩玩雪的兴奋。既然一时走不掉,大家都安下心来,吃东西的吃东西,打牌的打牌,车厢里一时热闹非凡,只是各种食物的气味混杂在一起,又开不了窗户,车内空气变得越来越混浊,令我胸闷难受。
过了半个小时,雪变成了的冰雹粒,气温急剧下降,车厢内象冰窖子一样冷。这时候游客对下雪的新奇劲已经过去了,纷纷抱怨雪怎么还不停,而且越来越冷,一个个将所有的衣服都裹在了身上,可是毕竟是八月天,虽然到西藏旅游都带了几件厚衣服,但也是有限的,个个喊冷。而我,根本是一件厚衣服没带,冻得牙齿直打颤,心里安慰自己,也好,冻死在这车里也省得去跳圣湖了,还脏了圣湖的水,也算是功德一件。
众人冻得吃不消,吵吵嚷嚷要求开空调,被司机一口拒绝了,油烧完了,还怎么走?到时候所有的人都会冻死。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6 14:29:28
众人不服,就是冻死那也是以后的事,如果现在不开空调,大家现在就要被冻死,迟早都要死的话,起码现在不必冻死,何况即使油烧光了,也没有手机信号,只要雪停了,政府还不派人送油来!这里有四十多人,政府不会不管的,说不定直升飞机早就在天上找我们了。吵了半天,司机也不让步,坚持不开空调。正在僵持不下,大馍走到司机跟前说:“师傅,麻烦开下车门,我到车顶去看一下。”
司机奇怪地问:“你到车顶干什么啊,这么大的雪,不要命啦?”
大馍说:“我刚才在山坡上打雪仗的时候好象看到那边有房子,当时没在意,我上去看一下,如果真有房子,我们去那里避寒,就不用烧油了。”
“这里怎么可能有房子,除了偶尔过来的牧民,方圆几百里都没有人烟。”司机一脸的不相信。
大馍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的,所以想上去确认一下。”
司机摇头道:“不要上去了,太危险,我告诉你,这条线我跑了好几年了,从来没听说那边有什么房子。”
大馍道:“你有我高吗?”
大馍个子起码有一米九,他的视野确实要比矮胖的司机要高很多,司机被他冲的张口结舌,等回过神,才道:“顶多是一两户牧民的毡房,我们这么多人,有什么用?”
大馍道:“不像是毡房,反正你把门打开,我去看一下,不就成了。”
司机说:“要看你到那边山坡上去看,不准上我的车顶。”
“行行行,保证不上你的车顶。”
司机一边开门一边说:“不是不给你上,出了事,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我可告诉你啊,不要上车顶啊!”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6 16:43:52
大馍冒雪下了车,但没有跑去山坡,从公路边跑上山坡还是蛮远的,所以他没听司机的话,从车子后面的行李梯爬上了车顶,估计司机开门的时候就想到他会这么做,所以事先说了那段话,万一真要出事了,也好推卸责任。
大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的女朋友更是紧张万分的样子,好在没有多少时候,大馍就满身是雪的回到车里,指着车子的左侧,也就是他刚才打雪仗的那个山坡,对导游也是对全车的人兴奋地说:“那边有房子,好大一片,去那里避寒吧。”
事到如今,大家都没有什么更好的法子,全车的人包括司机和导游,各自拿上贵重物品,穿上所有的衣服,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大馍的带领下,朝山坡爬去。
到了坡顶,朝下一看,果然下面有好大一片房子,足有几十间,绵延不绝,从建筑形式看应该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喇嘛庙,因为我看到了喇嘛庙特有的那种塔形建筑,一排五个,一样的大小。说起来还真要感谢大馍这个大高个子,如果不是他个子高,又调皮地到山坡上打雪仗,确实不容易发现山坡后的这片建筑,难怪司机和导游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年都不知道坡后还有如此大的一座寺庙。
众人正要下去,胡导却伸手拦住了大家,“这座庙有点不一样,我觉得不一般,大家还是不要去了吧?说不定雪一会儿就停了。”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6 19:43:40
小珍道:“胡导,怎么不一样了?”
胡导说:“无论内地还是西藏的佛寺,墙体是大都是黄色或者白色的,可是这座庙的从屋顶到墙角,通体都是蓝色的,我觉得诡异的很,还是不要去了。”
雪花夹着冰粒子影响视线,开始都没有注意,经胡导这么一提醒,这片建筑果然与众不同,放眼望去,山坡下的大庙通体都是蓝色的,而且这种蓝色还不是中山陵的那种内敛的蓝色,非常鲜艳,在飘飘白雪衬托下,仿佛一片湛蓝的天空和碧蓝的大海。但我跟导游的看法不一样,我觉得这不是怪异,更不是诡异,而是光洁、是神圣。
“啊!好壮观啊!”
“太漂亮了。”
“这是什么地方,不虚此行啊!”
“管他什么地方,一定要去看看。”
“对,收费也去。”
……
这时有人猜测道:“难道这是蓝教的庙?”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6 20:56:24
有人问道:“西藏有蓝教吗?”
胡导摇头道:“我们西藏最多的是黄教,还有少量的红教、白教、花教,最神秘的要数黑教,但从来没听说过蓝教。”
司机也摇头道:“就是,哪有什么蓝教,听都没听说过。”
大馍率先迈开了大步,牵着小珍的手:“兄弟们,走吧,管他是桃源还是魔域,走过路过不能错过。”
“说的对,走喽。”他的那一帮兄弟纷纷吼叫着跟着他俩都往下冲,有人带头,剩下的人陆续的都下去了,连司机导游也跟在了最后。目前这种状况,飘着雪花,下着冰粒子,除非开空调,否则真受不了。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7 08:05:44
到了庙门前,上面写着三个汉字“鸠摩寺”。大门紧闭,从瓦到墙,从门到窗,全是蓝色的,而且建筑材料也很特别,似石头又不像是石头,因为比石头光滑,说是磁砖吧,也完全不像,没有那种人工的釉质,倒有一种天然的粗糙,说不清是什么材质。一个车子四十多人,带着探奇的兴奋来到这里,可是看到蓝黢黢的大门,见所未见的建材,反而都怂了胆,谁也不敢上前拍门。
正在不知所措,门从里面开了,出来一个穿着蓝色僧衣、戴着蓝色帽子的小喇嘛,大约十五六岁,唇红齿白,脸上没有一点紫外线烧伤的痕迹,不像是长期生活在高原上的人,他双手合十,“诸位施主是来避雪的吗?”
说的是大家都能听懂的汉语,让我们有些惊喜。
胡导上前施了个礼,“正是,还望小师傅行个方便,雪一停,我们就走。”
小喇嘛点点头, “随我来吧。”他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但是我却似乎看到什么在他脸上一闪而过,说不清是悲悯还是无奈,让我心里咯噔一下,但又想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见到什么都觉得可怜,也许习惯这种表情了吧。
进了寺庙,又曲曲折折地走了好几个门洞,还有好些殿宇,但我们都是过门而不入,更奇怪的是,这么一座大庙,竟然一个人都没有碰到,仿佛是一座空庙。
大馍跟在小喇嘛后面,问道:“小师傅,你们房子怎么全是蓝色的,看你穿的戴的也都是蓝色的,难道你们蓝教吗?”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7 11:34:26
小珍跟着道:“真的有蓝教吗?”
小喇嘛头也不回道:“我们不是蓝教,也不是喇嘛教。”
上车之后,胡导倒是跟我们交待过,不要说什么喇嘛教,既不正规,也不礼貌,藏传佛教的僧人虽然叫喇嘛,但是不能类推他们信奉的就是喇嘛教,她还举例说,在内地,你能管佛教叫和尚教吗?大馍听小喇嘛这么说,以为犯了他们的禁忌,连忙认错,“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说错了,不是喇嘛教,是藏传佛教,真不是故意的哈。”
小喇嘛停下来,转过身认真地说:“本寺不属于藏传佛教,我们是大乘佛教。”
这下子,我们都愣住了,只听说内地有喇嘛庙,却没听说过藏地有大乘佛教,而且看他们庙宇的装饰和僧人的打扮,与内地大乘佛教差别很大,与藏传佛教却有几分相似,怎么会是大乘佛教呢?大馍一时接不上话,我们大家对佛教也都一知半解,只好默默地跟在小喇嘛后面。对了,既然此庙属于大乘佛教,称他为小喇嘛显然不合适,还是称之为小沙弥吧。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7 11:36:49
漏了4个字。应该是:
小珍跟着道:“喇嘛教中真的有蓝教吗?”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7 14:38:15
此段看上去总是不舒服,不是重写了。
小珍跟着道:“喇嘛教中真的有蓝教吗?”
小喇嘛头也不回道:“我们不是蓝教,也不是喇嘛教。”
上车之后,胡导倒是跟我们交待过,不要说什么喇嘛教,既不正规,也不礼貌,藏传佛教的僧人虽然叫喇嘛,但是不能类推他们信奉的就是喇嘛教,她还举例说,在内地,你能管佛教叫和尚教吗?大馍听小喇嘛这么说,以为犯了他们的禁忌,连忙认错,“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说错了,不是喇嘛教,是藏传佛教,真不是故意的哈。”
小喇嘛停下来,转过身认真地说:“本寺不属于藏传佛教,我们是大乘佛教。”
这下子,我们都愣住了,只听说内地有喇嘛庙,却没听说过藏地有大乘佛教,而且看他们庙宇的装饰和僧人的打扮,与内地大乘佛教差别很大,与藏传佛教却有几分相似,怎么会是大乘佛教呢?大馍一时接不上话,我们大家对佛教也都一知半解,估计都没有胡导知识渊博,都一起看向她,但她摇摇头,一言不发。
我们默默地跟在小喇嘛后面走。既然此庙属于大乘佛教,称他为小喇嘛显然不合适,还是称之为小沙弥吧。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7 21:31:10
小沙弥终于将我们领进一个大殿中,里外温差还是很大的,殿内虽然看不到什么取暖设备,但是很温暖,大家都舒服地叫起来。大殿层高至少有七八米,层层叠叠地挂着许多幛幢,只在很高的地方开了几个小窗子,几乎没有光线能进来,里面点了几盏酥油灯,也非常昏暗,因此大殿上方是什么样子,几乎看不清楚。
大殿最中间是一个高大的台子,上面供的似乎是四面佛,我也不知道这样称呼对不对,反正四面都有佛像,但我在内地看到的四面佛往往都是一模一样的,但这四尊佛却完全不一样,发式、头饰均不相同,而且居然都是合修,合修的姿势还不一样,不可描述,让人看得目瞪口呆。围绕着佛像前,是一圈供台,上面摆满了青稞面和糌粑。
小沙弥道:“诸位施主都饿了吧,供桌上的食物可以随意取用,不必客气。”他的声音不大,但穿透力很强,在场的每一个人听得都非常清楚。
我们这一车人说起来还是很有修养的,大家并不没一哄而上,而是一个个跪下来,给菩萨磕了头,往布施箱里放了钱,才一个一个排队取用,由于四面都可以拜佛,四十多个人,很快都吃了起来。
与世无争的我排在最后,磕了头,刚起来,就被小沙弥拉到一边,低声对我说:“施主请跟我来。”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8 08:19:06
我懵懵懂懂地跟在他后面出了大殿,所有的人都在吃东西,估计谁也没有发现我跟小沙弥离开了。
出了大殿,又拐弯抹角走了好长时间,进了另一个更加宏伟的大殿。大殿四周点了不下千余盏酥油灯,奇怪的是,所有的酥油灯均摆在地上,所以离地一米以上的地方就全都是黑黢黢的,既看不清佛像的脸,也不知道这大殿有多高。从我的角度看,我不知道这些油灯是怎么排列的,看似零乱但一定是有规律的,我想如果从上方看一定是个什么图形,或者是个什么阵法。
小喇嘛将我领到左侧的角落,说道:“师傅,来了。”我这才看清昏暗的角落里,一位老和尚坐在蒲团上念念有词。小沙弥说完就下去了,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对佛教完全是门外汉,也从来没有与和尚打交道的经历,到庙里顶多限于烧个香磕个头而已,一时不知道是该鞠躬呢,还是该磕头?这时,老和尚抬起头打量了我一下,指了指他旁边的一个蒲团,“施主请坐。”
我依言坐下,有的拘束,问道:“师傅,不知喊我到这里来有何吩咐?”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8 17:00:26
这时,小和尚端了一个矮桌过来,放在我与老和尚之前,老和尚笑了笑,道:“不必拘束,先吃点东西垫垫底吧。”
与大殿里众人享用的食物并无二致,也是糌粑,我确实有些饿了,也不客气,抓起来就吃。吃饱了肚子,小沙弥又递过来一个葫芦。
老和尚道:“喝点吧,消食。”
我拧开葫芦盖,闻了闻,“青稞酒吗?”
“出家人哪能喝酒。”
我没闻出什么味道,直接灌进了嘴里,不知道什么东西,不是酒也不是茶,不冷不热,不咸不淡,不甜不苦,但你要说是净淡无味吧也不对,似乎又有些许味道,只是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表达而已。
老和尚笑道:“你也不问问,就直接喝了,不怕里面有毒药?”
这老和尚也真是的,我明明问了是不是青稞酒,你自己不说是什么东西,还怪我不问,不过喝都喝了,还管它有没有毒,“出家人慈悲为怀,怎么可能下毒呢?”
老和尚笑着摇摇头,“你不是怕这里面有没有毒,而是不在乎这里面有没有毒。”
老和尚果然不凡,一下子就说到点子上了,我一个得绝症的人,有没有毒于我又有什么关系?我还巴不得里面有毒呢。我笑道:“大师,你这毒药叫什么名字?”
“山里的雪水。”
“雪水?”
“不象吗?”老和尚站起来,哈哈笑道:“怎么样,喝了我的雪水毒药,有没有头晕目眩,四肢发烫?”
我摇摇头。
“你再看看四周,真的没有头晕目眩,天眩天转?”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8 23:32:26
“大师,难道说你给你的雪水毒药是灵丹妙药,喝了我的病就好了?”我突发奇想。
老和尚哈哈笑起来,“你可真敢想,贫僧我问你有没有头晕目眩,你倒怎么想到治好你的病了?”
“不是吗?”我有些失望。
“不是!”
“那我为什么要头晕目眩?”
“这是高原,有头晕目眩的感觉很正常,贫僧就是这么一问而已。”
我确实一点没有眩晕的感觉,但还是认真地看了看四周,突然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数千盏灯的灯光为什么看不到一点摇曳,按理说,这些酥油灯又不是电灯,发出的光怎么可能这么稳定?难到是我真的眩晕了,而且的眩晕的幅度与灯光摇曳的幅度合拍,反而看不出灯光摇曳了?我摸了摸额头,又甩了甩头,再去看灯,还是如此,我不去多想了,管他灯光有什么反常呢?我去叫真这个,傻不傻啊?这老和尚似乎想控制我,我可不能着他的道。
这时,我看到小沙弥从黑暗处拿过一把刀递给老和尚。不错,是一把刀,我闭上眼,一动不动,幻想着老和尚一刀刺入我的心脏,血流如注,从此摆脱苦海,一休百休,一了百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