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非旁门--神秘修者惊世而出

字数:12860访问原帖 评论数:4条评论 TXT下载

发表时间:2021-08-12 04:33:39 更新时间:2021-08-17 05:57:25

楼主:浦立标  时间:2021-08-11 20:33:39

第一回 山谷少年
入山寻隐不遇,空闻鸟鸣幽谷。

林高阻断归路,自然结成草庐。

闲时采花摘果,饿时野菜果腹。

醒来乱翻闲书,起后躬耕南亩。

偶得谷中崎岖,忽然神仙得遇。

也学吞云吐雾,能识内修真图。

尝在山涧穴居,又去天池游湖。

五岳抬脚便至,四海只待稍许。

曾入红尘参悟,众生名利不殊。

谁能识得明珠,随我再入山窟。

清风待归半途,明月高悬指路。

百岁悠然小居,死后归于尘土。

后人但能来此,田园已成荒芜。

依然再结草庐,清风明月如故。



一个无名的山洞门口,一个约莫二十岁的少年,正在山洞里打坐,身边就是他入山时带来的唯一的一本书《山中神仙》。这本书翻了无数遍,以至于很多地方都被翻烂了。这个少年仍然希望能在书中参悟到一些自己修行的内密。然而三年过去了,少年餐风饮露,眠穴居洞。身体反倒日渐消瘦,精神也越来越恍惚,仿佛行将就木。

让我们将目光放到少年来此处的三年前,那是2008年五月的那一场大灾难,让无数家庭支离破碎,妻离子散。人间炼狱直如是。突如其来的变故,改变了很多人的一生。故事的主人公王言就是其中之一。当时还在读高三的他,在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全校都在紧张的备考,他也不例外,和无数的高三学子一样,做题做题,迎接高考。如果不是那场灾难,他完全可以考取一所好的大学,但是,那场灾难夺去了他的家人,他们的同学,老师。

伟大的国家迅速的组织了子弟兵和志愿者,奔赴了灾区,帮助这群受灾的人民。在一群子弟兵将一大块水泥板抬起的时候,王言终于得救了,那块水泥板完全的压在了王言的身上,万幸的是边上的断垣支撑水泥板,没有把王言压成齑粉。获救后的王言站在满目废墟之上,只觉得惊悚万分。很多和自己拼搏高考的的同窗一个接着一个被抬出来盖上了白布,撕心裂肺的哭出来了。发泄之后,王言来不及伤心,朝着家的方向奔去。

.......

后来,灾后重建。王言已经没有了高考的心念了。茫然地走在路上,在转角的街口,进了自己经常来的一家书店,书店不大,倒是房子经住了地震,除了满地散乱的书籍,房屋还是保持原样。店主人却不幸在灾难后的救灾中出了意外。王言脚踢掉门上的玻璃,也不需要钥匙了,无人在意这个街角的小店,也无人在意有人走进店里。这是一个比较奇怪的小书店,所卖的书籍很多都是宗教修行方面的,王言平时最喜欢的就是到这里来蹭书,这里有很多的仙侠游记,神魔鬼怪的小说书籍。王言把地上的书籍一本一本的整理到书架上。随手无心的翻着一本书,却是苏东坡的名篇《赤壁赋》。王言当然知道这篇文章,这篇文章他倒背如流。当看到“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心下顿有所悟,加之这场变故,王言更觉人生渺渺,转瞬即逝。而多年和店主在店内探讨神仙之事,早就在王言心里产生了憧憬,希望自己也能如神仙一般,无拘无束。此念一出,越发的激起了王言隐世独居的心情。心下便动了入山寻仙的念头。本想与人诉说自己即将起身入山寻仙。但转念一想,世间再无可与言语之人。不觉泪落。

王言最喜欢看的《山中神仙》,这本书里面,讲了很多关于山里面的神话,总能惹人向往,加之每篇都有一些打坐调息的方法,使得王言在那一瞬间,更加相信这本书的意义。他想带着这本书,然后在山里可以学着里面的神仙一样修炼。书还放在店主的吧台上,王言想买这本书很久了,这下想买,也没人卖了。掏出身上仅存的十块钱,王言拿着书,便离开了。

也不知走了几个月,也不知走了多远。终于在一处无人的山谷里面,王言找到了像书上说的那样的场景。这是一个真正的山谷,四周环山,山谷中有一条溪流,却是深秋季节,倒是很多的果实在树上。想来这个地方也应当有神仙所在。王言便在这里找个洞穴住下了,杂草已经泛黄,王言吃了几个野果,也就不再走了。这一住,恍然之间,三年已过。

这才有了开头的一幕,王言每日都会打坐。但今天格外的难以静下心来。书中所教的方法,自己试了无数次,但总是得不到里面的状态。三年的风餐露宿,野果果腹,王言的身体,早已变得瘦弱。看来成仙一事,终究是一场幻梦。至此以后,也不再想着什么成仙的事情了。合了书,下了坐,王言在山谷里溜达,活动下身体。这三年来,山谷的一切的都变的那么熟悉。三年的无用功,让自己内心烦躁,又是失落。王言想着离开了。

准备回去把自己的唯一的物品《山中神仙》带着,就准备出去了。在回去的路上,竟然听到两个人在自己的洞穴门口大声嚷嚷着。越走越近,对他们的对话也听得更仔细了。两人的身形一般,一个穿白色外套,一个穿着深色外套,看打扮,应该是附近村里的采药的老人。白衣服老汉似乎不识字,指着书问深色衣服的老汉什么书。深色衣服老汉大声的笑着说:“哈哈哈,这个是《山中神仙》,貌似是一本修仙的书啊。想不到我们三年没来这个谷里,竟然有人来这里修神仙了。”说罢,两人都大声的笑出来了。王言被他们两个人的嘲笑弄得耳红面赤。但也不好意思走出来,只能躲在一块石头后面。心想等他们走了再拿书离开。这本《山中神仙》陪伴他三年,也是他入山修行的起缘。虽不是什么好书,倒也是自己的一个念想了。

“这个书里都是讲神仙的故事,你要不要听一段?我给你读读”深色衣服的老汉笑着对白衣老汉说道。说完便找了一段念了起来。白衣老汉也笑着说:“你还真信有神仙啊,别念了,一会这个修仙的人回来,看到你那人家的书,心里肯定生气的。”深色衣服的老汉对白衣老汉说:“已经回来了,”然后转头看向了石头后面的王言。便叫了一声让他出来。王言自知已经被看到,便索性走了出来。倒也不再脸红难为情了。便结结巴巴的说道:“两位大爷,你们是干嘛的?怎么到这里来了?”三年没开口,王言说话都不利索了。

白衣老汉答道:“我们是采药的,三年前来过这里,当时这里有一个上好的药材苗,便留下记号,三年后来采取。今天到这边看到你在这修仙,倒是着实让我们两一顿好笑。”说着便笑了出来。深色衣服老汉也跟着笑起来了。

王言本不善言辞,又是三年的没人交流,当下倒也不知道该如何答话。

当下也不多话 拿起书便准备离开。白衣老汉笑道:“小伙子面皮薄,这点玩笑都待不住啊?”说着,拿出自己包里的食物,便准备邀请王言一起吃。深色衣服的老汉拉住王言道:“你在这修仙三年,我两老汉今天来你住处,怎么着也不能没有待客之道吧?”王言被他们这样说了,也知道再走也不合适了,当下磕磕绊绊的说:“我这几年吃野果为生,实在拿不出什么好酒好菜招待你们二位。”白衣老汉笑道:“小伙子有这个心就好了,来,我这带了酒菜,咱们三一起吃点。也饿了。”

三人便找了个石台,简简单单的吃了起来。三人互通了姓名,原来白衣老汉叫白十三,排行十三。深色衣服的老汉叫周五,不用问,肯定是排行老五了。王言便称呼他们周爷白爷。酒饭之间,三人又聊起了王言入山修仙的经过。周白二人听了也是一阵唏嘘。刘爷对着王言道:你三年在山中有何收货呢?王言愣愣的言道:“三年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世上焉有神仙事啊 不过是一场故事而已。”说完眼神暗淡。周爷笑着说没关系。三人又讲了采药的事情。白爷望着王言 意味深长的道:“你可知道三年前的那颗药草,如今长得怎么样了?”说完望着王言,似乎等着王言回答。王言也是好奇,三年的药草,应该长得很大了吧。便不搭话 等着白爷说下去。白爷见王言不搭话,边继续说道:“这药草三年不但没长大,反而缩小了一些。你说奇不奇怪。”王言也是一震,这是咋回事呢?刘爷在旁边看着王言说:“凡是山中灵药,生长之地要求极高,又须有特殊机缘,方能成其妙效。若无特殊机缘,再过两年终究是一般的杂草。这世上的人也是如此,纵然有绝顶天资,若无机缘,长久下去亦落入凡尘,与俗无异了。”

王言学业未竟,家庭突遭变故,又而转入深山,学起神仙事来。对于白刘两位老者所言 只觉有所深意,但又觉查不出哪里好来。只能默默地听着二位说了。

白刘二位见王言呆呆若痴,也是觉得无语,便互相使了个眼色。白爷对着刘爷道:“这小王怕是三年修仙修傻了吧?”王言尴尬的笑了。刘爷接着便哈哈大笑说:“怕是如此,只能一试了。”

王言说:“我只是说话少了,不知道怎么说,又不是傻子。”说完三人哈哈笑起来了。

自从那场变故以来,王言还是第一次如此开心的笑出来。他心里对这两个采药的老者,心中多了一份亲切,便想着若能像他们一样,在山中采药倒也是件惬意的事情。

刘爷道:“傻不傻,我来试试。我来的时候在街上买了点烟叶,找了店家要了一些纸,你猜是什么纸?”说着便从腰包里面掏出来一卷纸。“小子,把这上面数学题做了,看看你能做对几题。”原来刘爷腰包里掏出来的不是别的,而是一份小学三年级的数学期末考试卷。

王言看到数学卷子,顿时语塞,竟不知如何是好。

毕竟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数中乾坤
数学门中谁当先,加减乘除只在前。
山中修士今得遇,若卷习题三月填。
天目一开仙凡别,从此路上妖精现。
初学小子何曾识,数学也是驱魔剑。

王言看着刘爷拿出来的数学卷子,还是小学数学的。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心想这老头不是来搞笑的的吧。当下说道:“我小学到初中数学一直都是满分的存在,你拿这个来考我,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刘爷倒是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这几年都是看这个《山中神仙》了,估计数学早就忘记了吧。”白爷在旁边倒是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样子,坏坏的道:“小子,你就做做这个数学卷子,给老刘点颜色看看。”王言被这二人你言我一语的,弄得心里很憋屈,怎么着看我是不是傻了,也不用拿数学卷子来考我吧,还是小学的。心里倒是很憋屈,但又不是很会表达,也只能看着他们两在那拿自己开玩笑。经不住两人的激将法,王言也不愿再和他们多争辩了,便说道:“做卷子得给我笔啊。没有笔怎么做题目啊?”旁边的白爷似乎早就准备好了,赶忙的从怀里拿出来一只铅笔,递了过去。王言似乎觉得白刘二位有备而来一样。接过笔,也不说什么。心想,即便他们有所企图,自己除了一本他们两都看不上的《山中神仙》,其他空无一物。便也不去多想了。
王言拿了笔便开始做题目了,小学三年级的数学,已经把加减乘除四则运算学完了。王言看着卷子上的题目,都是一些加减乘除的内容,自己口算便能解答出来,心想着花个几分钟把题目解答完,就不用被他们这样说来说去了。
王言低下头来做着题目。白刘二位爷倒也不在乎,两人悠闲地抽着烟卷。也不说话,只是两人默默的看着。
王言做着做着,只觉自己置身于一团白光之中,周边细看,竟然是无数的数学题目,减法,加法,乘法,除法的数学式子不断地围绕自己的转动起来。再看自己的全身,也是如此,说是无数道数学式子围着自己,倒不如说自己的身体就是由这些数学式子组成。而身体的不同地方竟然有一些错误的数学式子在那不断地跳动,但少许一会,错误的数学式子便跳对了。而之前错的地方的数学式子又恢复转动。再远看,自己的身体已经变得越来越亮。但不多时,又突然黯淡下来,那些错误的数学式子瞬间又变多了,不断地在跳动。而同时,那些正确的数学式子又加速的转动起来。不断地修复那些错的数学式子。待修复正确之后,身体又开始变得越来越亮。接着便是第三次黯淡下来。又开始新一轮的正错式子对抗了。
等到第三遍,身体变得越来越亮后,王言只觉得整个身体所有的光亮都开始汇聚成一个球,紧接着这个亮到极致的球便飞入王言的眉心。融入到他的身体之中。
王言缓慢的睁开眼,只觉全身无比轻松,整个脑袋再也没有之前的那样昏沉。瞬间清明很多,就如同瞬间开窍一般。身体轻盈了很多,原先僵硬的地方,现在都变的无比的柔软。再环视一圈,哪里还有刘白二爷,早不见了身影。只是面前多了一本厚厚的数学卷子。依然还是小学三年级的数学卷子呢。王言打开卷子第一页,上面写道:
王言小子,入山三年而不遇,非不遇也,盖机缘未到也。灵芝未得机缘,而甘露不降。小子不独处三载,焉有仙缘?世人不信神仙事,只是叨叨念唱经。若无至诚心,神仙不来。心若杂念,必受污浊。
盖今之世,仙缘渐少,非少也,世人信假,而以追逐名利,苟求人间如梦富贵,而忘亘古长存,若能持修正法,神仙何愁无期?
天道本循环,阴阳自相互。盖学问有文理之分。既有文理之分,阴阳即成,而轮回自然运转。囊者文以经世,始创神州文明不绝。五千年而不衰。后世西方兴盛理学,遂有现代科学之文明。此中深意不复多言,王言小子,需勤修之。今传理学之数学门修行法与汝。切勿轻慢之。自今三载之后,汝自有机缘。
此次所传,乃数学门入门修法,待汝修成,自有新法传汝。吾与汝几世师徒,正应当今世间之大劫。故今日吾与汝师叔白玉公子特与汝相见。以传汝数学门修法,世有大劫,亦有大捷。阴阳本相应,轮回自往返。如世间之大灾之大难,即应大富之大贵。望汝能抓此良机,终成正果。
数学门玄理机巧,汝当善习之。
王言读完首页,心下是又喜又惊,果有神仙乎?回想刚才刘白二位爷所说的三年前的药材,今日来采取,心下顿时明白所说之意了。
待翻开后面一页,便是具体的修持方法了,原来,并不是简单的提笔做题目就可以修成。第二页便是完整的修持方法了,如同道藏佛藏种的修法一样,皆是需要一系列完整虔诚的仪式。如此才能开始正式的修习。后面便是具体修法了。
原来,数学门并不同于传统佛道修法,没有道门所说的金丹元婴等境界,也不像佛门走心性顿悟之路径。数学门总共四层境界。所对应的恰恰是现代教学体系中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四个阶段。若掌握小学数学知识,再得到数学门的法脉传承,那么对应的小学数学的修持便可完成。即先要掌握其中的知识点,才能修持对应的法门。而教学体系中的数学知识却只是普通的内容,最为有价值的还是由此知识延伸出来的内容。在这王言修炼过程中一步一步的展开了。
如同饥渴的人看到了食物,如同武痴看到了绝世功夫,如同花痴看到了绝世花卉,如同世间一切痴人,看到所痴之物。王言,亦如此。自得仙师所传数学卷,哪里有半刻的松懈,每天起来便是做数学题,由开始的每次只能做十来分钟,到半小时,再到一小时再到半天。王言深刻的被数学门修持法加持着,改变着。三个月之后,王言正在做着数学题,如往常一般,每次要修持结束,那亮到极致的光汇成了球转入王言眉心,融入身体。但这次,这团光相似不再消散一般,只在眉心深处,不再融入身体。王言觉得奇怪,倒也没在意。便如同之前一般,收起法卷。出去活动活动了。
夜幕降临,当王言闭上眼,却发现眼前一片光明。山石草木看的清清楚楚,即便天上之繁星,也是明亮无限,山顶之夜禽,也是难逃自己目光。这倒是给王言吓得一惊。还在惊奇闭眼看物的时候,忽然眼前由数团黑影散过,形如鬼魅,恰如精怪。这些黑影似乎就是冲着王言而来的。只觉这些黑影聚在一处,便立即冲向王言,扑到他身上,王言惊呼一声,睁开眼睛,哪里有什么黑影,哪里有什么光亮,只有自己点的柴火还在一闪一闪的冒着星光。以为是幻觉,王言再次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但闭眼的瞬间,有看到了无限的光明。形如白昼。那些黑团还是不断地聚集然后冲向自己。
这次,王言吓得再不敢闭上眼睛了,呆呆的望着那团火星,他哪里知道这时所面临的场景意味着什么。而自己的变化,又代表着什么。
就这样堪堪的坐了一夜,王言以为昨晚之事只是偶然,不足为虑。继续做起数学题来了。但到了晚上,王言更加的惶恐了。原来不仅闭眼能开到那一团团的黑影,睁开眼,眼前还是如同白昼,那些黑影却比闭眼时看的更加的透彻。那些黑影集聚的更多了。王言心神不定,哪里知道此时更危险的要来了。到了第五日,王言白天的时候,睁开眼都能看到那些黑影,只是这次,那些黑影已经聚成一个更黑更大的球了,而那个黑暗的球中,似乎有一双眼睛盯着他。
终于在日落时刻,那团黑影再也按耐不住,冲向了王言,王言如同瓮中之鳖,竟然无处躲闪。一下便被扑倒。
楼主:浦立标  时间:2021-08-12 21:36:09
第三回 初露锋芒
山野樵夫人不识,
一语成箴点修痴。
世人妄想入山去,
未知红尘是道池。
且说王言被那黑团紧紧裹住,全身骨骼被紧缚的如要散架一般,那阵阵黑气冲进身体又如刻骨之痛一般。而王言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被黑气裹住,在地上打滚,外人若是所见,定当认为是癫痫发作。而黑气却一丝一丝的不断往身体内钻去。而王言却也越来越安静了,慢慢的不再动弹。
惊呼之间,一道道亮光如刀如剑飞快的射向了那团黑影,而那黑影再被亮光击中后,瞬间化作黑风往山中飞去。那如刀如剑的亮光依旧穷追不舍。紧紧追着黑团。黑团离开王言身体后,王言瞬间如释负重,看到那一道道亮光竟然是一道道数学题。1+1=2,9*9=81,2-1=1,4-4=0。。。。。。无数道数学题一直追到山顶,再山顶将那团黑气冲散,随后,那些如刀如剑的光线在当下爆炸,只把那些黑气彻底冲散。
王言在爆炸时,闭上眼睛昏睡过去了。
第二天天亮,王言醒过来,只觉得全身酸痛,四肢无力,如同大病一场一般。而洞外竟然有一阵阵的香味传了进来。
王言爬起来,慢慢的走到门外。却发现洞口有人正在做着早餐,再看那人,不是三月前传王言数学法的刘爷却又是谁呢。
王言知道眼前之人,便是自己的师父,虽说全身酸痛难忍,但仍然觉得要行弟子之礼,当下双膝跪地,给自己的师父磕头。刘爷也不客气,待王言磕头之后,便叫他起来一起吃早饭。
两人边吃边聊,原来刘爷自从上次离开之后,便和白爷分开了,白爷自有他的事情要做。而本来刘爷出山置办点生活物资便回来好好培养王言的。哪知却赶上了一场变故。便耽搁了。刘爷没说什么变故,王言也没问。刘爷问起王言这段时间的变化。王言把自己的经过也讲了出来。虽然师徒二人第二次见面,但是已经没有第一次的那种生分。王言可谓未经历什么人世,心地极为坦诚,对找到深山来教自己的师父,自然是全心全意的对待,哪有什么时间的种种心思。刘爷也是光明磊落的修行人,自然也少有世俗人的那种心思。所以两人相处倒也是相当的融洽。
待王言说出自己每次做题能在光明之中半天时,刘爷惊呼王言怪才。待王言说出自己晚上闭眼见光时,刘爷惊呼王言人才。待王言说出自己白天睁眼看见那个黑团时,刘爷惊呼王言天才。王言说的平平淡淡,但是刘爷听得倒是起劲。整个脸上的表情那真的是五彩斑斓,缤纷异常啊。
刘爷激动的舌头都伸不直了。原来,在做数学题修炼时,进入光中的时间越长,则入定越久。初学者,能有三两分钟已经难得了,更有那些天资愚钝者,根本找不到光在何处,又如何进入光中。而能半天不出光中,刘爷当年倒是也用了三个月才算做到。而在光中的时间越长,则对自己的修为提升越有帮助,自己的功力境界也就会迅速的提升。而闭眼看黑气团,睁眼可视黑气团。这就是天目的一层层的境界。王言用了三月,刘爷倒是没说自己的用了多久。
“师父,那个黑气团到底是什么?”王言问道。
刘爷也不掖着藏着,说道:“世上的人,以为修行只是唱诵念经,掐诀打坐,却哪里知道若入修真之门,必与这些精怪鬼妖打交道啊,这倒不是说修行一定是要去驱赶或者灭杀这些。但是若你修真入门,还不信这些东西的存在,那又何理由相信神佛存在呢?所以,你昨晚遇到就是山精,只是没想到这个山精如此厉害,浪费我好多道数学题。接下来,为师会教你活学活用。”
王言第一次有人当面和他说真有鬼神存在,而自己又是真实遇到。心下倒是有点骇然。刘爷看出来王言的紧张,笑着说道:“经历多了,就不怕了。这些东西不可怕,可怕的还多着呢。”
王言活动下筋骨,全身的酸痛还在,仿佛昨晚的山精也还在。便和刘爷说道:“师父,我昨晚遇到之后,自己今天起来全身酸痛,毫无力气,如同大病一场。这是怎么回事呢?”王言刻意不提山精,心里还是有些忌讳。
“这个问题不急,现在吃饱喝足了,为师开始教你一些真东西了,今天所学,就可以保护自己了。以后再来那些找上门的玩意,就可以干他们了。”刘爷倒是爽快。反倒王言被这样的话,着实愣住了。什么叫以后?那些玩意?这个很多吗?
刘爷也不去管王言的顾虑,便开始了认真的训练王言的天目来了。本身天目人人都有,但是世俗欲念太重,很多人便被遮蔽了。所以,佛门高僧层写的诗曰“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说的便是人的心,忍心若是蒙了尘,便看不到真相了。
二十岁的王言,几乎没有经历什么世事,所以心地倒也是清澈。不然,很难三个月便把天目修到睁眼看物的境界了。心地纯净加之天赋使然,在刘爷的点拨之下,很快便学会了如何运用天目来提升自己的修为。而接下来,刘爷便叫王言如何用自己的功力去斗法。所谓的斗法,说白了就是看谁的修为更高。这是一方面比拼的是修为,另一方面,也是比拼的技巧。和人世间的打斗打猎其实一回事。
而数学门的斗法,则更为简单,就是用数学式子,因为一道正确的数学式子本身就是对的,这便蕴含了天地之间的一股正气,再通过数学门特有的法门加持,则自然可以成为一道斗法的利器。当然,每次催动数学式子依然需要施法者的内力修为。
王言很快便掌握了数学式子斗法的要领,又在师父刘爷的指点下,使出了几道数学式子,对着昨晚侵入身体的黑气来了个团灭。在看到留在身体的黑气一瞬间被打散心里顿时开心了很多,反倒有一种再去找些山精野怪去报仇的想法。但很快被自己给止住了。
刘爷待了五天,便又要走了。这次,王言送走师父。倒是多了一份不舍。这几天,刘爷和王言聊了很多。王言也知道了数学门很多的秘密。
数学门应世而出,在人间传法不过百年。王言是当世第三代弟子,数学门,何以能成就仙佛之境界?原来,只是很多人不懂而已。讲开了,不过是几句话而已。天下修道者万万千千,自老子西出函谷关,留道德经五千言。后世子弟皆以为金玉。一句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说者无数,但真能理解者几人?道门祖师题道法自然,并诸多解释何为自然。夫妻结合生小孩是自然,生老病死是自然,处处合道处处自然。东家女,西舍郎,配做夫妻入洞房。坎离自交,龙虎自合。所言之事,皆是自然之事。存在,既是合道,既是自然。 故而,以数学为根基的现代文明。自是符合自然之道。所以加减乘除四则运算,不过是自然法则的具体表现而已。若能穷数学之法则,而明道法自然之理,则以数学为门户,修道之路明矣!万物可由数字指代,人体亦是数学组成。故而,掌握数学之秘密,可直达本源矣。联想到王言第一次做数学题时,所看到全身的数学式子,则更能理解数学修行实在是大道至简的示现矣。
第五天佛晓,刘爷便起身准备出山了。走之前,给王言交代了后面要修的内容。原来数学门修行,随着所学知识深入,作为基础的教育体系的数学知识,知识提升自己的基础。如同道门之筑基,佛门之禅定。而真正让自己成就无上之境的,却是每个细分领域的学科,这些领域越是深奥,则越有不可思议之境界。刘爷留下了几十本数学书,其中大学之前的数学王言都是能完全掌握。而只有留下一本书最为奇特,那边是《数独之秘》聊聊数语,便做了了结。
走之前,刘爷还是再一次交代了数学门运用无穷,待修成,当需红尘游历,积功累德。光大数学一门。
此后,师徒再见,却如隔世。
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楼主:浦立标  时间:2021-08-16 22:09:43
第四回 末日之劫
且说,自刘爷走后,王言无意间发现当晚数学式子爆炸的地方竟然已经是焦黄的一片,原来是爆炸所伤。可见刘爷的数学式子修到何种境界。王言自然现在做不到,但是留下的爆炸现场却自然成为了王言修炼的目标了。自从有了上次的山精偷袭,王言便开始了谨慎修行,师父刘爷反复说的数学门运用无穷。这倒给了王言无穷的想象。于是,为了避免自己在做题时被山精野怪偷袭,便化了很多数学式子围着自己,虽然做不到数学式子的自爆。但是完全可以运用数学的代数原理。便将数学式子带进了乐器之中,如此,一旦有山精野怪进入,则这组数学式子自然会发出声响,如此便可做到警示的作用。
后来随着几何的修炼,干脆不再用乐器了。直接以自己身体为球心,画个球保护自己。躲在球里做数学题。随着修炼的提升,球所能支撑的范围也越来越大。以至于到后面能把整个山谷包裹起来了。
如此三载,王言始终没有等来师父,他一个人继续着山果果腹的日子。也终于在三年后,王言也可以做到数学式子爆炸的功效了。也参悟出数学一法千变万化的奥妙。
且按下王言不表。
话说天地初开,清者上扬,浊者下降,以致分阴阳,成天地。而随着无穷无尽的演化,阳者愈阳,阴者愈阴。两者之间愈发的分裂。于是便有了阴阳两级重合为一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便是天地合,六道灭。亦称为劫。
且说代表阳极的正道和代表阴极的魔道早就为这场劫数做了无数的准备。
而决定这场胜败的战场在人间。
每一次天地之劫都有一位应世圣灵下世。来应对劫难。可是每一劫都是几百年的历程,且天有九重天,地有十八层地,天外之天,地外之地。至于这位应世圣灵究竟落于何处,实在难料。正所谓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是也。而已儒释道为代表的正道三家和以四大魔王为代表的魔教都已经开始了寻找应世圣灵。于是,一场正邪较量开始了。
东海之上,一位道人正与一套蛟龙战得正酣,只见道人手上长剑飞舞,不断在虚空之中画出各类灵符,而那蛟龙却丝毫不让。却是身形翻舞,忽而长吐烈火,忽而利爪如刀似剑,不断地向着道人攻去,那道人却是丝毫不惧,一人一蛟斗的是海水翻滚,云散云聚。就在双方斗的不分上下之际,只见两道青光分射而出。顷刻之间,那道人被青光穿心而过,就此毙命。而那蛟龙亦是气若游丝,龙珠已经大半离体,一旦离体,也就是殒命之时。随着那两道青光消散,一个和尚走了过来, 将那龙珠收入囊中。此人正是当今佛门第一名山明珠寺的高僧虚尘大和尚。
原来那道人却是一个魔教之人崔久假扮的。上个月,这崔久潜入明珠寺偷得一本明珠经,此经是为明珠寺镇山之宝,但却不是一本修炼秘法,只是当年明珠大师在此处开宗立派,后世弟子便将此经当做对明珠祖师的信物。代代相传下来了。到今天,却也是近千年的国宝了。故而,虚尘大和尚奉命前来夺回。哪知追到东海之上,发现这崔久竟然与蛟龙酣战,当下便直接出手斩杀了一人一蛟。这虚尘大和尚自年少入山,近三十年。却一直被排挤在核心之外。做一些边边角角的活。明珠寺作为天下佛门第一名寺,向来高傲,且寺内高僧无数,修为通玄更是有九人,其他高手随便出来一个,放到别的寺院,那也是顶尖的存在。而这虚尘在寺中却是要排在一百名以后了。
虚尘拿到明珠经和龙珠后,便找了个地方翻看起来了明珠经。这经文却是一本普通不过的经文了,恍然只见,虚尘发现每页总有一些字是不同的。待读完正本经文,回想到那些字,又想到崔久偷得此经,第一时间竟然是寻找蛟龙,取得龙珠。这不由得让虚尘联想更多。终于,在第四遍看经文时,找到了明珠经的秘密。当年明珠大师留下明珠经。实乃一部修心成就光明之体的法门。所谓明珠染尘,却是染得俗尘,意在让人明心见性,得大自在。然而,虚尘将那些另类的字抄录下来,却发现所表达内容竟然是:“寻龙珠七颗,以功力催之,融于七轮之处,再七轮合一,则自得光明心,成无上道。然此法凶残,隐去。”
虚尘心道,明珠大师乃是成就之人,自然是不会将此法故意以不同字体隐藏。多半是后世的哪位弟子从明珠经中参悟此法,但想到此法残忍,故密而部泄。但人心皆有我欲,悟得此法的那位弟子便以此来留下线索。却不知那崔久如何得知此中秘密的。想到崔久,虚尘盯着那颗龙珠,心下却有了计较。
既然在寺中不受待见,那边索性按此法修成光明心,到那时,看还有谁能让自己受气。当下回到崔久丧身之处,竟然又从崔久身上收的两颗龙珠来。虚尘心下更为窃喜,想来是天助我也。已然三颗龙珠在手,再寻得四颗,大事可期。
这虚尘倒是个果断的人,当下便起身,驾驭自己的佛尘向南海赶去。那边蛟龙成群。随意猎杀,就可以得到剩下的龙珠。说来也是巧合。刚到南海,便遇见一条青蛟,虚尘躲到那青蛟后面,突然发起突袭,可怜那青蛟就这样毙命当场。虚尘手起刀落,龙珠到手。未出半月,剩下的三颗龙珠也顺利到手。
望着手中的七颗龙珠,虚尘心道,只需找个僻静之处,安心修炼个三个月,则神功大成。离开南海,虚尘在无人处,从佛尘上落地。便去找了个度假山庄,住了下来。准备花个三月之期修成密法。哪知就在修持数天之后,虚尘渐渐感觉自己浑身越来越困乏,但同时,身体内却躁动不已。如此下去,非要走火入魔不可。虚尘当下心里也起了疑惑。虽然已经停下三天没有修持了,但体内的那股气息还是躁动的难忍。
这天,虚尘在院中坐着,一团团雨云到处飘荡。虚尘心下警觉,云从龙,虎从风,莫不是龙族寻来此处为那几条蛟龙复仇了?而那几团雨云飘过竟未发现虚尘。待雨云走后,虚尘放松了下来。却从院中的另一端有一个身穿黑衣的人笑着看着他。虚尘心下起疑,却不曾认识此人。只是犹豫之间,那人手中祭出一道黑影,直奔虚尘而来。只听轰的一声,虚尘顿时倒地不起,那七颗龙珠漂浮出来。那一声爆炸,只把虚尘的魂魄炸散,却丝毫不伤及肉身。而普通人看来虚尘只是心肌梗死摆了。
爆炸声中伴随这那七颗龙珠浓郁的气息。而刚过去的那群寻找龙珠的雨云迅速的围了过来。那为首的白龙看着地上的虚尘,旁边的护卫说道:“定是此人杀了我们龙族的皇四子,这爆炸声定是龙珠发出的。皇四子的龙珠竟然自爆来示警。青白将军为皇四子报仇。”。白龙愤愤的道:“哼,可惜此人已死,但这笔账却是要找天下所有的和尚来算了。”说完,便对身边一群龙族士兵说道:“即刻返回南海,报告龙王,为皇四子报仇!。”说完便准备起身离去。
“白龙将军勿走,在下有话说。”见有人叫住自己。那为首的白龙便听了下来,回头看见却是刚才击杀虚尘的那个黑衣人。不待白龙问话,那黑衣人便道:“求白龙将军为在下的徒弟报仇啊!我的徒弟崔久因撞见这秃驴杀龙取珠,便起了歹心,把我徒弟一掌打死了,躲到这里来,准备吸取龙珠之精华,好修成他明珠寺的无上功法,明珠屠龙大法。”白龙听闻此言,心中暴怒万分,原来杀皇子夺龙珠竟然是为了修炼明珠屠龙大法。此时的杀机,便是有再多和尚怕也经不起白龙屠杀了。“你是如何得知的?你徒弟又是谁?”白龙满目怒火问道。
黑衣人道:“在下和徒弟崔久本在南海边上打渔为生,这崔久自幼无父无母,跟我多年。虽不是我亲身,但情若父子啊。”说完声泪俱下。“那日,我和崔久在海上大鱼,却见这个天杀的和尚乘着一柄浮尘往南海深处而去,那崔久倒是第一次看到此景,竟然开船跟着和尚后面,我拦不住,便先开船回来,把当天打的鱼给卖了。哪知等到晚上,崔久还是没有回来。我心下担心便开船往崔久离开的方向去寻找。却看到崔久已经丧命,必定是死于此人之手。边上还有一条青龙。这和尚夺了龙珠便赶到这个度假山庄来了。我一路追赶,才找到这个地方。”
那白龙身边的护卫喝问道:“你也是修行人?到底是何人?”
黑衣人到也不慌,说:“我自小跟家里长辈学了一些法术,出海打鱼,难免遇到一些怪事,所以会一些。这和尚杀了崔久之后,夺了他的手机和身上的钱,想来是用来住店的。我是顺着手机定位找到这里的。请将军明察啊。替老夫做主啊。”
那白龙将军便不答话,转身准备回南海。那黑衣人看白龙要走,便立即叫住:“将军且慢,我还有话要说。”
白龙再次回头看着黑衣人,道:“还有什么事?”
黑衣人答道:“将军可知此处酒店是谁旗下,这和尚为何到此来?”
白龙心中怒火未息,怒道:“快说。别卖关子。”
黑衣人拿出手机,找到了这件酒店的企业信息。递给白龙说:“这家酒店竟然是道门上仙派的产业。”
白龙心下疑惑:“这有什么关系?”
黑衣人见白龙将军起疑了,便悠悠的说:“这和尚明明是明珠寺的,得到了龙珠,不回本寺修炼,却在上仙派的酒店修炼。这个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将军可要多个心眼啊。况且,自前朝以来,天下学士不再学习儒门,那儒门早就没落,不值一提。现今,佛门道门也日渐颓废。若是这明珠寺和上仙派联合,手里共同掌握修炼明珠屠龙大法的方法,那么接下来他们将会对你们龙族怎么样?请将军三思啊!,况且,魔教现在日益昌盛,走投无路的明珠寺和上仙派估计也就很难抱着正派自居了吧。”
此话一出,白龙将军和身边的一群护卫都是吓出一声冷汗。若真是如此,明珠寺和上仙派手里有明珠屠龙大法,那么他们肯定回大肆屠杀龙珠,获取龙珠,从而快速提升实力的。而这实力,无论对正道还是魔道都是让人难以抵抗的。所以,真如此的话,龙族必有大难。天地之劫即将开始,龙族不在六道之中,自是旁观者,从来没有参与正魔两道的争夺。但现在却是自己不得不去面对即将可能到来的风暴了。
“你到底是谁?”白龙将军盯着黑衣人正言道。
究竟此人是谁,请看下回分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