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媚行-在古代首饰中且歌且行

字数:411198访问原帖 评论数:9076条评论 TXT下载

发表时间:2008-05-24 07:26:38 更新时间:2020-11-11 17:49:49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3 23:26:38
写在前面的话:
这个坑,主要是展示自己收藏的古代首饰,并且YY它们原来主人的故事.这些个古代首饰背后,都有着一个个幸福或者不幸福的女子,在且歌且行~有些东西是传世的,可能是一个女子新婚压箱底的宝贝,一世也舍不得用,人去屋空后,被子女们随意的卖给了铲子(下乡收古玩的人)。而有些东西,则是出土的,黑锈里写着的不仅仅是泥土的沧桑,还有一个女子最后的希望。
很多人觉得,老东西不吉利,有些阴森森的,其实我很喜欢,不忌讳。喜欢那种穿越时空的遐想,遐想这些东西背后的人和事。甚至是出土的镯子有些我都贴身戴着,没有恐惧,只是想,更近距离的感受着它们前世的主人,有哪些悲欢离合呢?
一直犹豫发哪个版块,天涯杂谈吧,满眼都是FQ的天下~~~娱乐八卦吧,满眼都是酵母~~发情感天地吧,哎~~好像有点无病呻吟~~煮酒论史倒是我最喜欢的,问题是那不让贴图啊~~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3 23:53:00
第一篇:盛开在时间里的花
很多簪子,有很美丽而含蓄.这个簪子,却美丽而张扬.
又上一个明末清初的出土累丝,一个风雨飘扬的时代,充满着纸醉金迷,金戈铁马和乱世佳人.
这个年代的累丝工艺,是累丝的及至了,这个时代,最后的精致,最后的奢华,还有最后的风骨,记录在这些小小的簪子里.这个时代,比明朝,多了份华丽,比清朝,多了份优雅.一种从从容容的忧伤,在迟暮中,渐渐远行.
喜欢这个簪子的那份张扬,像一朵怒放的花,在地底深处,埋藏了几百年,依旧高傲.哪怕有些压的变形,哪怕上面的镏金不再耀眼,依旧挡不住它那种凌人的气势,还有那鲜红如血的碧玺.不知道它前世的主人,是一个怎样的女子.甚至我一直怀疑,她应该是个风尘女子,因为那些纤弱的大家闺秀,应该低眉信手,含蓄如弱柳临风,不会如此的张扬,在那个烽火连天的时代里顾盼生姿.
出土的东西,总是带着点神秘,带着点忧伤,死者以已,不知等我百年之后,它们又将流落何方.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4 00:06:00
第一个的补充:
这个簪子是出土品,年代大约是明末清初,她辗转到我手上的时候,已经变换了己任主任,所以我也不知道她的具体出处。这个簪子全身用累丝工艺,镶碧玺。累丝是一种金银加工工艺,就是把金银拉成丝,细细的缠绕出各种花纹形状,是一种技术含量极高的活,现在基本失传(除了有些造假的,再次感叹国人智慧,造假造的把失传手艺都复活了)。每个时代的累丝工艺不同,所以很容易分清年代。碧玺是明清时期的常用宝石,这个上面的这块碧玺很一般,好的碧玺一般是兰色或者正桃红色的。
这个簪子原来有镏金的,洗掉了。出土东西都是要好好清理才有往日光彩的。其实我们玩老银圈子里,出土是很正常的,不是每件东西都是有鬼吹灯那么曲折的来历~~但是这个簪子,估计也不是平民能有的东西了,累丝本来就是一种上档次的工艺。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4 00:26:00
第二篇:贪欢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贪欢,是冬日里最后一把火,明知道背后,是无穷无尽的黑暗,还是要点燃。哪怕,燃烧的是自己,也要,和你,在这一刻,刻骨铭心的缠绵。
贪欢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子,明知没有结局,明知你会走,甚至明知,只是逢场作戏,也要爱的彻彻底底。不是傻,不是不明白,不是甘心被欺骗,只是想,留下那一刹那的欢乐,在下半辈子的记忆里。至少,我们曾经,真的,有一刻,在一起了。
梦里不知身是客,哪怕知道是客,我依旧,不后悔,这一晌贪欢。
这对耳环,大红大绿,大俗大雅,看似如烟花过客,只是谁知,这纸醉金迷的背后,有一个落泪的女子。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4 15:13:00
先介绍下第二个东西.这对是民国耳环,民国的东西,个人觉得都有一点点忧郁的风尘味道.镶的是料,就是玻璃塑料之类的东西,不是特别上档次,但是味道很足~~民国的东西都有点西洋化,长长的坠子,很接近现代风格的东西,适合佩带,只是传统的中国味道淡了很多.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4 15:27:00
第三篇:顾盼
这对耳环,从做工到用料,都是精致而讲究的.银镏金累丝的底子,配上錾刻茜色花鸟的象牙。高贵而妩媚,想她曾经的主人,一定有一袭华美的旗袍,顾盼生姿。
顾盼的女子,是美丽而优越的。
顾盼,是一定会生姿的,所以顾盼,有一份炫耀,一份张扬,还有那么一点点,想和别人比比的意味。
可是顾盼,到底不是真正的贵族,因为那丝比的意味,到底,不能真正的从容。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4 15:38:00
关于第三篇的补充,这对耳环,是解放前后的东西。因为从清末到现在,中国有很多出口的珠宝出口,这对耳环,就是当时的出口货。外销的这批东西,大部分都是累丝带镶嵌,带点华丽丽,带点中国味道,又融入了西洋元素,并且非常适合佩戴,非常的宜古宜今。我本人是很喜欢这些东西的,因为我觉得首饰的根本目的就是佩戴,没有这一实用原则,都是苍白无力的。
这对耳环,个人觉得,最配旗袍了,民国的妩媚,风尘,华丽,都在一袭旗袍上,光彩照人,风华绝代。虽然那是个动乱的年代,但是那种奢靡和纸醉金迷,如同鸦片般的,明知走向的是没落的黑暗,依旧让人着迷,让人愿意用一生的燃烧,换一霎那的辉煌。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5 22:16:00
第四篇:它们不是一对
它们不是富丽堂皇的大家闺秀,而是清爽的小家碧玉.
这是两只徽州工的寿字小花簪。徽州,出徽商的地方,徽州的石雕,木雕,砖雕被称为三绝。而这种银件小把戏,自然也是精工细作。徽州的扁方,独具特色,是每个玩家相竟收藏之物。如今的屯溪老街,徽州扁方基本已经绝迹了,有也是天价。(关于扁方的介绍,以后会写到)扁方是越来越买不起了,就玩玩这两只小簪子吧,东西虽小,不过做工精细,折射出徽州工精致的一角。
这两只簪子,粗看很像,其实,却并不是一对的。可巧,它们还是同一天买到的。也是在文庙(我们那的古玩市场),在一个摊上我挑了金水较好的这个,后来转到另一个摊上,发现了另一个。我开始不想要一样的东西,看了看就放下了,回头一想,有点担心是假的,因为有很多类似的出现,假的几率就大很多。后来想想,这两个我都拿回去,说不定就有一个是真的呢。拿回来之后,仔细看看,发现两者还是有区别的,金水好的那个,应该是过过火的,所以亮,而另一个,虽然金水一般,不过胎更厚,做工更精细一点。
不知道,它们在原来的主人那,是不是一对,如果是,那被我一起买了,也算是不分离的缘分了。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5 22:26:00
关于第四篇的补充:
个人觉得了,老银工艺最好的四个地区是江苏,安徽,北京,江西,也就是苏,徽,京,晋四大工艺.苏工以模压细腻见长,温婉耐看,徽工用料扎实,工艺细腻,京工富贵大气,晋工构图严谨,沉稳厚重.而徽州工,因为存世量相对较少,工艺特别而更有收藏价值.尤其是我上面提到的徽州扁方,在原产地已经绝迹的,要在北京,上海还偶尔能看到,不过有也是天价了.我去了3-4次安徽,也只找到了2个扁方.
上文中的2个东西,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也不值什么,只是我特别喜欢这种小而精巧有味道的.买它们的时候,我也是刚开始玩老银,随着时间流逝,有些华丽丽的,都被我看腻后转手,反而是这两个小东西,一直不舍得抛弃.记得刚开始玩的时候,我打定主义不出东西的,呵呵,其实确实不可能,经济撑不住了,审美疲劳了,不知不觉,很多东西也渐渐的走了,又有很多渐渐的来了,也不知道过多久,我会连他们都守不住.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5 22:41:00
第五篇:福寿
福寿是很常见的民俗题材,福,通常用蝙蝠表示,如蝙蝠和金钱纹放一起,就是福在眼前的意思~而寿的表示方法,往往是用书法的草书"寿"字,少了份民俗,多了份风雅.
这只簪子,是我极喜欢的,因为它的构思非常的别致,顶上一只蝙蝠,下面是草书"寿",布局灵动雅致,原来一直以为"福寿"的题材,一定有些老气横秋,应该是上了年纪的婆婆用的,这只簪子,却很符合现代审美~用它盘了一个夏天的头发~,一点看不出是个古董呢~(一样造型的在一家现代创意银饰店里看到过,可惜没有把握好比例尺度,显的比较笨重)
这只簪子,哪怕少点富贵气,少了累丝的精致,点翠的华丽,我依旧很喜欢它,喜欢它的灵动,还有福寿,在如此现代的造型中,蕴藏着一个亘古不变的祝福.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6 01:52:00
谢谢楼上的喜欢,我很喜欢别人欣赏我的东西,所以开了这个帖子,这根簪子是我不想出的,虽然它不够华丽,甚至还有个老补(以前修补的痕迹,这样的东西就掉了很多价了),但是我依旧把它当成我最喜欢的簪子之一,因为觉得它很有灵气,而且它非常的适合盘头发~~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6 14:18:00
第六篇:如故
茕茕白兔
东走西顾
衣不如新
人不如故
这是诗经里的一篇,觉得很适合这个簪子.
这个簪子曾被一个朋友看中,说非要拿这个盘头发,我笑笑说,这个不适合.她非说喜欢,因为这个雅致.这个确实雅致,老珍珠和淡淡的镏金搭配着.个人非常喜欢镶嵌的东西,因为觉得华丽,镶玉觉得高贵,翡翠是艳丽,而红蓝宝石则是雍容,最喜欢的,还是镶珍珠的东西,因为雅致.
可是,当她把这个簪子拿到手上的时候,她说,我是不会用它盘头发的了.因为老珍珠已经暗淡了,在同样暗淡的镏金中萎缩着,老去的年华在手中流淌,衰逝的气氛开始弥漫,她说,感到看着都心疼,又怎敢往头上戴呢?
老银,有了历史的沧桑,让人好奇的靠近,却又敬畏的离开,因为历史里,满满的弥漫的,都是老去,都是死亡.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这些个老银,该如新还是如故?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6 14:41:00
第七篇:妓红
这个簪子,很有意思的.这个簪子上面的红色绿色,不是普通的烤蓝,而是点彩,是一种矿物颜料.这种工艺,只在浙江与福建的交界处才有.簪子工艺很细,中间是禅杖,两边一面是梅花,一面是喜鹊,取喜鹊登梅的好口彩,而禅杖,其实在簪子中运用的很多的,算是传统的佛教图案了。
这个簪子,特别在它的那抹桃红颜料上,这样的红,这样艳丽的红,居然这么多年了还没有黯淡。而这种桃红色,一直被朋友们戏称为妓女红~~
可能是因为桃红色,本身带点俗气,又有点妖气,还那么的轻佻,所以容易联想起风尘女子吧。其实我本人,是很喜欢这种桃红的(所以,朋友们看到这簪子的颜色就说像我——|||)因为我觉得桃红色够灿烂,而且率真。艳就艳到极致,不遮遮掩掩的,生命如烟花般的灿烂。
其实,私下心中,我是很喜欢妓女的,一直觉得,如果我在古代,我宁可是个风尘女子的。因为在那个女子禁锢的年代,只有风尘女子,还有一点自由,还有一点,爱一个人的自由。其实很神往,那些个欢场,那些欢场,也比现在风雅的许多,吟诗作画,琵琶玄上说相思,把酒言欢,红袖添香,还不尽兴,就共入罗账。
也许是纸醉金迷的日子,也许是没有将来的日子,可是,要那么多将来干什么呢,我不要永远永远,只是我要的明天,明天,我一定要尽兴,而永远永远,就让我化为烟花沙漠,在那永远黑暗的世界里泯灭吧。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6 15:05:00
第八篇:江南
杏花,烟雨,江南
小桥,流水,人家
这就是江南,江南的女子,笑起来是一湖碧绿的春水.江南的女子,并不妩媚,并不明艳,并不大气,甚至,并不从容.她们只是酒窝里淡淡的笑,眸子里淡淡的忧伤.江南的女子,等待是她们的宿命,等到了杏花,等到了烟雨,等到了她们想等的人,然后淡淡的,继续生活在了小桥,流水,人家。
这对耳环,我坚信是属于一个江南女子的,为了那丝春水般的绿,为了那丝等待的味道,那丝淡淡的忧伤,淡淡的坚强。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6 15:11:00
第八篇:江南
杏花,烟雨,江南
小桥,流水,人家
着就是江南,江南的女子,笑起来是一湖碧绿的春水。江南的女子,并不妩媚,并不明艳,并不大气,甚至,并不从容。她们只是酒窝里淡淡的笑,眸子里淡淡的忧伤。江南的女子,等待是她们的宿命,等到了杏花,等到了烟雨,等到了那个他,然后淡淡的,生活在小桥,流水,人家。
这对耳环,我坚信是属于一个江南女子的,为了那丝春水般的绿,为了那丝等待的味道,那丝淡淡的忧伤,淡淡的坚强。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6 15:40:00
第九篇:明媚
这个簪子,工不是最细,档次也不高,就普普通通的烤蓝.但是我很喜欢它饱满的莲花造型,喜欢它大面积明媚的蓝色.普普通通的小簪子,却蓝的那么的轰轰烈烈.
暗地里,觉得这个簪子,因该属于一个大眼睛明媚的女子,一丝妩媚,一丝明丽,一丝执著,还有一丝稚气未消。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6 15:51:00
第十篇:夏花
这对耳环,才配的上夏花.华丽,热烈,一瞬间惊艳到了窒息.
一向不是很喜欢福建、广东那的东西,觉得繁琐,可是这对广东耳环,却繁琐到了灿烂的极致,让我如珠如宝。
生如夏花,在最热烈的季节里肆无忌惮的盛开着,展示着自己最美的那面,无论雨打风吹,我依旧要这一季的辉煌。
喜欢夏花,喜欢这种不顾一切的绽放,妩媚中带着倔强。美艳而不柔弱。一个女子,在她最美丽的年华,是该这样没有顾忌的展示,哪怕是有点炫耀的味道,也活出了真性情。没有了女为悦己者容的绕指柔情,没有了小女人的依赖,只是为自己,灿烂到了极致。
生尽欢,死无憾。
生如夏花,是带着点决绝的。
夏花过后,再无夏花。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6 19:23:00
作者: 摄氏22度 回复日期:2008-5-26 16:24:00

很好看,很喜欢.楼主文笔很好啊
想问一下,楼主是不是双鱼座?


----------------------------------------------
偶不是双鱼拉~~其实,偶是最理性的摩羯座~~看不出来吧,还是摩羯A型血,理智+冷酷+现实的典型啊~~我自己也很ORZ……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6 19:26:00
谢谢夜雨疏桐~~你的鱼形镯子很有味道。
其实苗银,藏银都不是老银,但是有些造型好的,也很有味道的
以后我也会陆续发点自己的镯子~~
只是比较懒,想哪里写哪里,大家别拍砖啊~~
楼主:衣锦媚行  时间:2008-05-26 20:48:00
第十一篇:低眉
这对耳环,曾经艳丽的烤蓝全部剥落,少了份张扬的神采,多了份乖巧的卑微。曾经也是明媚的女子,倚栏招红袖,终于有一天,也学会了低眉信首。她见了他,便低到了尘埃里。在正确的时间遇到正确的人,是一个女子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只是此时的背后,便有了卑微,有了不甘,有了恨,最后,便有了忘记。一个女子的卑微,无关身份,无关年华。
曾几何,也是风光年少,谁家少年足风流,拟把身嫁与,纵使弃,不能休。
窗外看尽梧桐雨,青丝悲白发,昂首换低眉,把风景看透。

TOP↑